老爸被下降頭故事騎金馬 導演受阻簽證來不了台

文|熊景玉
《南巫》改編自張吉安童年父親被下降頭真實事件,母親遍求馬來亞拿督公、暹羅巫術、象嶼山神等各方神靈來救丈夫。(傳影互動)

去年金馬獎最佳新導演之爭被喻為「死亡之組」,入圍者實力皆不容小覷,最後由來自馬來西亞的電影《南巫》導演張吉安奪下獎項。可惜因疫情因素,張吉安受阻於簽證問題無法如期來台宣傳,他也抱憾自己跟台灣觀眾面對面的映後座談的機會相當渺茫。

張吉安去年在金馬獎的對手包括《無聲》的柯貞年,《怪胎》的《廖明毅》、《孤味》的許承傑及《手捲煙》的陳健朗,競爭相當激烈,張吉安不僅能拿下新導演獎,《南巫》同時還獲得最佳原著劇本獎,許多未能在金馬影展搶先看到該片的影迷,早已期待電影能在院線播映。

張吉安力退眾強敵,拿下去年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攝影組)

可惜的是,因為目前馬來西亞的疫情仍然嚴峻,同時馬國政府也縮限人民出國的人數,希望大家能夠在打完疫苗之後再出國商旅,因此在申請簽證上拉長至30個工作天,張吉安因此無法如期來台宣傳,他為此相當遺憾。

早前馬來西亞曾有媒體報導,《南巫》慘遭馬國電檢大刀伺候,被剪去12場戲,張吉安最近透露,在許多友人的奔走幫忙下,現在應該不會有被修剪的問題,只是因為目前馬國的疫情關係,由於戲院才剛開放,加上戲院端與片商的商業考量,擠壓了《南巫》在大馬的上映日期,目前能夠在導演家鄉上映的時間仍遙遙無期,所幸台灣得以上映。而片中處處可見張吉安對候孝賢及小津安二郎兩位電影大師的致敬痕跡,尤其是電影裡訴說了萬物之靈都存在邊界之中,「蛇的視角」「蜘蛛的視角」「蚊子視角」「螞蟻視角」等出自於小津的低鏡位攝影模式,讓觀眾有了相當不一樣的視覺觀感。

《南巫》改編張吉安自己童年經歷見證父親被下降頭的事件,在電影中父親跟鄰居因小事起爭執,在口角之後鄰居卻冤死在卡車之下,最後造成了父親被下降頭、口吐鐵釘的離奇怪事,母親在一連串求神問卜最後終於解除降頭的故事。但是他也自承是家裡最反骨的一個,經常作出不敬畏鬼神的舉動,也成為父親心中最頭痛的孩子,他說:「因此這部電影也可以說是我跟父親和解的一部戲!」

更新時間|2021.03.22 06:55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