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傍晚 楊智傑

文、聲音|楊智傑 圖|東方IC

下雨了,蟾蜍色的雲暮

又一次覆蓋我們骯髒蠕動的身體

青空重組,飛鳥倒流

重複的幸福

只堪比獨一無二的不幸

下雨了,抖一抖
我們身上全部的夜晚都在下雨

三腳狗與屋簷
盲金匠與
愛人胸口的淚滴形人造物
都在下雨

(對著黑暗,燭火輕說
別脫我衣服
這不是愛情)

下雨了,蟾蜍色的雲暮
又一次覆蓋我們骯髒蠕動的身體
青空重組,飛鳥倒流
重複的幸福
只堪比獨一無二的不幸

用全部的傍晚照亮這一個傍晚
你說:下雨了

這種雨還不需要傘

月亮一出來
我們的屋子就像燃燒了起來
楊智傑(楊智傑提供)

作者小傳—楊智傑

1985年生,有詩集《深深》、《小寧》、《野狗與青空》。

更新時間|2021.03.29 02:33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