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小朋友不認識S.H.E了 Ella片場扮黑臉「沒在跟他們客氣」

文|翁健偉    攝影|蕭志傑
馬志翔(左)與Ella陳嘉樺(右)跟小朋友一起演出《聽見歌 再唱》,跟小朋友互動都各有法寶。

Ella陳嘉樺在《聽見歌 再唱》跟一群小朋友拍戲,她說自己沒被認出來並不會難過,還開玩笑說:「因為我以前是個男的!現在我是美若天仙!」此話一出讓馬志翔在一旁忍不住大笑,「我想到一整天都要宣傳,但她現在就火力全開!」

其實馬志翔跟Ella陳嘉樺一有空都會聊育兒經,不過當初拍戲時馬志翔還沒當爸爸,Ella說他就是小朋友眼中的大哥哥,「大家都愛他,我就是機歪。我沒有對他們客氣,對小孩子扮黑臉,怕有人管不住。」至於怎麼個機歪法,她都對小朋友講道理,「你們不是來玩、是工作,要配合大家工作,才能順利完成。因為鏡頭不知道何時會拍到你,只要一個人沒有做好就要重來。」導演楊智麟分析兩人跟小朋友的互動,「一種就是崇拜的喜歡,一種就是尊敬的喜歡。把小孩的話當一回事,小孩才會喜歡你。」

在部落拍戲,演員也沒有帶著明星光環,Ella說這些跟她拍戲的小朋友,都不是「S.H.E.」的粉絲,「但有人認出我去上綜藝節目,『那個是不是妳?』『是,就是我。』」反而小朋友的家長才知道「S.H.E.」是誰,所以拍戲時都有阿公、阿嬤到現場探班。馬志翔偷偷爆料,「他們來現場不是找小孩,是找Ella!」為了能讓這些沒有拍戲經驗的小朋友,可以順利進入狀況,導演楊智麟設計每場戲讓小朋友只有一句台詞,分配到的角色也跟他們本身的個性接近,表現自我純真可愛一面,「沒有設計太多要讓小孩表現情緒的部分,小孩在外人面前也不會表現太多情緒。」

Ella陳嘉樺在片中彈琴看似有模有樣,都是硬背的結果,拍完就忘了。(華納兄弟提供)

馬志翔回憶執導《KANO》的時候,也跟大量的素人演員合作,但是與《聽見歌 再唱》的方法有些差異,「當初花很多時間訓練他們才開拍,但這群孩子不適合花太長時間訓練。小孩演戲是很折磨人、很殘酷的事,最好的方式是感受自在,才能在這麼多人面前展現自己。這個就很難,要花很多時間消除他們的緊張。」當然小朋友的發育速度也很快,導演說有一次中間休息3天,3天後造型師跑來說某個小朋友不連戲,「因為兩顆牙掉了!」

Ella扮演負責伴奏的音樂老師,所以彈琴就成為她在本片最難的挑戰,用硬背的方式把所有琴譜跟彈琴指法記下來,「彈的時候,如果手離鋼琴太遠看起來會很假。即使鏡頭沒有拍到我,也要讓小朋友們知道我在做什麼。」當然也有假裝很會彈,結果彈下去都是亂七八糟的時候,她感謝現場所有人都假裝沒聽到,「大家都替我憋住,不笑出來!」導演楊智麟說,其實Ella替伴奏唱歌的戲份做了很多設計,就算不見得會被剪到片中,也不會因此偷懶。不過電影拍完了,她也自嘲死背的琴藝也跟著忘光光,「現在叫我彈,是完全沒有辦法!」

更新時間|2021.04.08 06:29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