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竹書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自己的美 簡淑玲

    簡淑玲曾經夢想當空姐,再不然至少也是櫃姐,可惜條件不符。讀高中美容科的她只好認分學習妝髮,結果畢業沒幾年就大放異彩。但她總覺得少了什麼,28歲那年拋下一切,去英國讀時尚造型。她逛美術館、看電影,慢慢地像懂了什麼。回台後,她成了台灣的彩妝大師,藝人名流說簡淑玲讓他們自信安心,其實找到自信的也包括她自己,而那正是人們不斷探尋摸索的,美的訣竅。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自信的魔法1】算命仙要她做「美的工作」 不愛漂亮的她成天后彩妝一姐

    簡淑玲曾經夢想當空姐,再不然至少也是櫃姐,可惜條件不符。讀高中美容科的她只好認分學習妝髮,結果畢業沒幾年就大放異彩。但她總覺得少了什麼,28歲那年拋下一切,去英國讀時尚造型。她逛美術館、看電影,慢慢地像懂了什麼。回台後,她成了台灣的彩妝大師,藝人名流說簡淑玲讓他們自信安心,其實找到自信的也包括她自己,而那正是人們不斷探尋摸索的,美的訣竅。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自信的魔法2】一張紙畫百張嘴、千雙眼 她苦練出化妝神技

    「漾造型」重視扎實的基本功,助理們下班後還有作業:在1張紙上畫出100個人的嘴,或剪雙眼皮膠帶貼在紙上,貼個1、2千副給設計師檢查後方能過關。剪貼神技正是那時練成。幾年後簡淑玲獨自接案,闖出名號,案子多到必須請助理,最大宗是服裝型錄,「最累,但也最好賺。」偶爾需與外國模特兒合作,下班後她還上英文課,也勤於閱讀大量國外時尚雜誌。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自信的魔法3】自信才能美 她鼓勵曲家瑞秀長腿

    藝術家曲家瑞也在簡淑玲的新書序文寫道,簡淑玲擅長捕捉每個人獨特的個性美,讓簡淑玲化妝後,「我的眼神不再銳利逼人,它們會微笑、會說話,眉宇間那股靈氣,只有簡老師才捕捉得到。」簡淑玲也是第一位鼓勵曲家瑞秀出長腿的人,「多看自己的優點,把最好、最強的發揮出來。」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自信的魔法4】乖乖女為愛首度嗆媽媽 「萬一不幸福,妳要幫我承擔嗎?」

    從小她就聽話,「我媽管很嚴,我跟朋友出去,媽媽會一直call,問我幾點回家;有人寫信來,我媽就會拆開來看。」她又說,自小羨慕哥哥姊姊會讀書,「覺得他們好聰明,我好笨,像是考機車駕照,我姊說那很簡單,看一下就好,我就真的只看一下,結果沒考過,50c.c.耶,就被笑。那時會有點懷疑自己。」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自信的魔法番外篇】獎賞自己的第一件名牌 簡淑玲用了20年

    身處時尚圈,且年紀輕輕就闖出名號、收入豐沃,不過簡淑玲說,她直到工作多年後第一次到法國巴黎進修,才買了人生第一件名牌:LV的皮夾。這只皮夾伴了她20年,直到前陣子裂了,她才更換新皮夾,但仍將這只有紀念意義的皮夾放回當初購買所附的紙盒,珍藏起來。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自信的魔法番外篇】「名牌永遠買不完」 簡淑玲:投資自己最看得到成效

    簡淑玲是許多明星藝人、政商名流的彩妝師,高中美容科畢業的她,最早由造型師助理做起,後來曾赴英國留學,也多次至法國、美國短期進修。 簡淑玲在新書《簡淑玲的立刻學》裡回憶,當年自己剛畢業去擔任助理時,月薪僅8,000元,幸好她住家裡,每月省吃儉用盡量存錢,最多時一個月可存到2,000元。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豬寮裡的安親班 蚵寮村長陳玉釵的反毒戰爭

    陳玉釵本來與先生在街上賣鴨肉羹麵,她日日在路邊看著村裡的孩子下課後無處可去,陸續被引誘去吸毒,決定召集村裡好姐妹,成立免費課輔班。一晃20年,她成了村子裡史上第一位女村長,課輔班也從當年的老舊屋舍,到現在的2層樓明亮教室。偏鄉資源困窘,她說,每年都在開班與停辦之間掙扎,但始終記得有個來不及救的孩子,後來進了少年監獄;課輔班硬撐至今,她說,最欣慰是毒品終於在村裡絕跡。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豬寮裡的安親班1】她把豬寮改為免費課輔班 偏鄉阿嬤的毒品戰爭

    陳玉釵本來與先生在街上賣鴨肉羹麵,她日日在路邊看著村裡的孩子下課後無處可去,陸續被引誘去吸毒,決定召集村裡好姐妹,成立免費課輔班。一晃20年,她成了村子裡史上第一位女村長,課輔班也從當年的老舊屋舍,到現在的2層樓明亮教室。偏鄉資源困窘,她說,每年都在開班與停辦之間掙扎,但始終記得有個來不及救的孩子,後來進了少年監獄;課輔班硬撐至今,她說,最欣慰是毒品終於在村裡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