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芷筠

  1. 會員專區

    【全文】【2021年度風雲人物】台灣守衛者 我們守在最前線

    疫情、外交、國防、混合戰,從民間到官方,台灣人守在每個領域的前線。在國際空間持續遭打壓的時刻,自由潛水選手侯一明,仍堅持代表台灣出賽、反覆練習展開國旗;自由潛水發展協會發言人吳秉宥也持續力爭台灣權益。在國防部長邱國正認為「從軍40年來情勢最嚴峻」、中共軍機消耗台灣空防的這一年,捍衛我國領空的主力戰機飛官龔尚偉、黃若宜與同袍們守著台灣空域。2020年,全球淪於一疫,延燒至今。在疫情裡,台灣外交今年成績不俗,外交部長吳釗燮等人卻遭中共「制裁」,陰晴不定的尼加拉瓜政府年底轉而與中國建交。口罩痕曾印滿整臉、整個夏天不敢回家的急診室醫師田知學、護理師楊卉庭,在疫情裡沒離開過第一線。資安專家蔡松廷、台灣民主實驗室執行長吳銘軒等人,在網路戰裡守住台灣。同時,致力於民間外交、平均年齡不到25歲的台灣數位外交協會團隊,仍致力幫台灣爭取各國友誼「私交」。我們在歲末訪談6組台灣人,他們在各自崗位上,穩守前沿。

  2. 時事

    【2021年度風雲人物】台灣守衛者 我們守在最前線

    疫情、外交、國防、混合戰,從民間到官方,台灣人守在每個領域的前線。在國際空間持續遭打壓的時刻,自由潛水選手侯一明,仍堅持代表台灣出賽、反覆練習展開國旗;自由潛水發展協會發言人吳秉宥也持續力爭台灣權益。在國防部長邱國正認為「從軍40年來情勢最嚴峻」、中共軍機消耗台灣空防的這一年,捍衛我國領空的主力戰機飛官龔尚偉、黃若宜與同袍們守著台灣空域。2020年,全球淪於一疫,延燒至今。在疫情裡,台灣外交今年成績不俗,外交部長吳釗燮等人卻遭中共「制裁」,陰晴不定的尼加拉瓜政府年底轉而與中國建交。口罩痕曾印滿整臉、整個夏天不敢回家的急診室醫師田知學、護理師楊卉庭,在疫情裡沒離開過第一線。資安專家蔡松廷、台灣民主實驗室執行長吳銘軒等人,在網路戰裡守住台灣。同時,致力於民間外交、平均年齡不到25歲的台灣數位外交協會團隊,仍致力幫台灣爭取各國友誼「私交」。我們在歲末訪談6組台灣人,他們在各自崗位上,穩守前沿。

  3. 時事

    【2021年度風雲人物5】護數位疆土的人 蔡松廷、吳銘軒:沒有煙硝的戰爭早已開打

    「有個笑話是這樣的:政府單位有二種,一種是有被入侵的,一種是有被入侵但還不知道的。」台灣資安公司Team T5創辦人兼執行長、台灣駭客協會理事長蔡松廷,今年明顯感覺到整個環境對資安的重視程度不同了,這笑話聽起來十分毛骨悚然,但他說網路戰更早開始:「我2003年開始就觀察到中國網路間諜在偷我們的資料,一直到現在,已經是快20年的事情。他(中國政府)想要的資料很多,有些攻擊者有目標,例如某個智庫在做國際貿易、外交議題,進到電腦把資料都偷走,去了解談判底線、策略。嚴重的可能所有資料都掉光,還設定自動轉寄,新的郵件直接轉走,這非常常見。」神不知鬼不覺,被駭者日日開電腦上班、寫郵件、更新軟體,都不會察覺。

  4. 人物

    【心內話】探視孩子像探監

    前陣子,念小五的兒子說想要買一種槍,我不知道是什麼遊戲?他小時候喜歡《波力救援小英雄》《變形金剛》,現在他喜歡什麼,我不知道,因為我們已經3年沒有生活在一起。

  5. 人物

    【火神又落淚1】消防員受困火場6小時殉職 父嘆:追升分隊長沒意義啦

    今年6月30日,彰化市喬友大樓一場大火造成3位民眾及33歲的消防員陳志帆不幸罹難,他是近10年來第42名殉職的消防員。每個殉職案件的背後,是一連串環環相扣的疏失:從消失的帶隊官、未清空的無線電、紊亂的指揮系統、到無效的RIT(快速救援小組),每個環節,都掉鍊了。我們從第一張倒下的骨牌檢視,帶隊官劉小明(化名)自述因在火場內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發作,感覺快窒息,獨自脫離隊員先行離開火場。事發後劉小明首度就醫,精神科醫師認為他當下應受PTSD影響,整個消防體系為何無法發現並接住可能患有PTSD的消防員?同仁殉職後更多消防員的心理創傷,又該如何安頓?

  6. 人物

    【火神又落淚2】消防員倒地喊Mayday 現場指揮官:先救民眾或同袍都對也都不對

    樓上的煙愈來愈濃了,走道梯間伸手不見五指。那時7到9樓共有6名消防員、31名住客與旅館員工就地避難。8點39分,陳志帆以無線電回報氣瓶剩下100bar;8點47分,陳志帆氣瓶殘壓警報響起,大樓斷電了,他找不到樓梯間出口,緊急找一間房間進去,才發現房間無對外窗,無線電訊號也發不出去。同行隊員陳佑維因剩餘氣量較多,便提議出去尋找一間有對外窗的房間再回來找他。陳志帆應允,陳佑維便離開了。9點18分,陳佑維摸黑在濃煙中沿著牆壁打開一道門,摔落梯間,接著打開窗戶掛在窗邊,用救命器發出紅色閃光求救。

  7. 人物

    【火神又落淚3】桃園新屋大火6消殉職後廣推快速救援小組 RIT失靈原因曝光

    一名資深的RITRIT(快速救援小組)教官則認為,比起RIT,整體的火場風險與安全管理更重要,「我們的訓練太多在談怎麼救援,太少談怎麼評估環境、保護自己和救自己,例如CANCAN回報和PARPAR回報要做好,插銷和安全管制白板只是靜態管控。」他曾到美國受訓學習RIT運作,他說,一個火場從頭到尾都需要RIT待命,要留備援,「只要有人進去就需要,不是發生MaydayMayday才叫人。理想來說,第一個階段有人Mayday,外面的指揮官和司機應該要把裝備穿上,在其他單位到達之前就先進去救他。但目前台灣都還是停留在好幾個梯次的人到現場後,才可能會成立RIT。」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理事長的黃鈺翔補充實務經驗:「RIT訓練都可以做,但對指揮階層的訓練呢?當指揮官、幕僚不了解,隨便叫2個人湊成RIT就進去了,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但全台灣目前都是這樣。」

  8. 人物

    【火神又落淚4】火場內恐慌發作呼吸困難 消失的帶隊官有PTSD?

    消防員們都說:會有消防員殉職,代表不是一個人掉鍊,是一連串鍊子都掉了。

  9. 人物

    【火神又落淚5】消防員PTSD就醫困難多 「怕長官知道」不敢求救諮商

    凌晨2點,民眾與消防員陸續脫困,劉小明跟著最後一梯搜索隊共8人一起上9樓,「我拉一個住客到窗邊要坐雲梯車,拉到窗邊,聽到有人喊:『找到志帆了!』我衝過去,還有印象我去看他的臉,他的臉朝上,我整個人是麻木的,沒有任何情緒,我看到他只有穿消防T-shirt和消防褲鞋。」 他形容那個感覺很像「登出」,「好像帳號登出一樣,我不是我,只是旁觀者,完全不像當事人、同事、小隊長,整個人好像不在那個環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