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芷筠

  1. 人物

    【我的金牌夢10】戴資穎 「家人的愛在我的左手上,讓我充滿力量。」

    戴資穎22歲站上WBF(世界羽聯)排名第一世界球后,其後一直維持在巔峰狀態,球場上與泰國依瑟儂、中國陳雨菲、日本奧原希望交戰,不斷攻頂反覆奪回世界第一,週數累計至2021年7月12日止共171週,成為在位最久的球后。

  2. 人物

    【我的金牌夢06】周天成 「上帝就是我的教練。」

    2019年,周天成在印尼超級賽奪冠,那年他29歲,以運動員而言算是大器晚成了。周天成小學三年級加入羽球隊,小六時認識恩師鄭永成。鄭永成是印尼籍羽球選手,曾列世界排名第四,1998年因排華暴動來台。當時,台灣並未出現國際級羽球選手,每每提起出國比賽的夢想,學生、家長都覺得是天方夜譚,但鄭永成注意到了周天成,鄭說:「每次跟他講要拿國際成績喔!他說:『好!我將來會的。』」

  3. 人物

    【鏡相人間】誰奪走了救人者的求救鈴 疫情下醫護的隱形壓力與心理創傷

    大疫當前,民眾的健康靠醫院守護,但當醫療量能備受考驗,醫療暴力接連發生,第一線醫護人員不只安全受到威脅,心理也瀕臨瓦解。本刊協同醫師設計問卷,調查全台超過600名醫護人員的身心壓力和當前需求,獨家數據顯示,近半數填答者可能已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逾半醫護想轉職,補償和救援的方法在哪裡?醫護的命也是命,不只患者,前線的救人者也該有求救鈴,讓外界聽見他們持續負重、即將倒地的聲音。

  4. 人物

    【救人者的求救鈴1】護理師遭霸凌割腕自殘 獨家問卷顯示近半醫護有臨床PTSD症狀

    大疫當前,民眾的健康靠醫院守護,但當醫療量能備受考驗,醫療暴力接連發生,第一線醫護人員不只安全受到威脅,心理也瀕臨瓦解。本刊協同醫師設計問卷,調查全台超過600名醫護人員的身心壓力和當前需求,獨家數據顯示,近半數填答者可能已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逾半醫護想轉職,補償和救援的方法在哪裡?醫護的命也是命,不只患者,前線的救人者也該有求救鈴,讓外界聽見他們持續負重、即將倒地的聲音。

  5. 人物

    【救人者的求救鈴2】過半醫護自認未受足夠保護 同仁確診惡夢連連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某院區的負壓加護病房護理師小鳳(化名)也說自己變得更焦慮,她負責照顧全院最嚴重的重症者,「什麼時候才能看到盡頭?久了就有點淡漠,覺得疏離,關在一個環境只面對重症病人,全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她以「行屍走肉」自我形容,「好像解離的感覺,把感知的部分關掉,就不會這麼多情緒。」

  6. 人物

    【救人者的求救鈴3】醫護人員不吃不喝不敢回家 只能以離職相逼換取支援

    在負壓加護病房的小鳳則已超過1個月不敢回家。「第一個死亡case(案例)開完刀才確診,差點造成院內感染。一開始很恨他,覺得他隱瞞,後來又覺得他(孤單過世)很可憐。我是第二批進去顧他的,第一天還是很害怕,會不會帶一堆病毒出來?我就跟老公、小孩說:『不回家了。』」

  7. 人物

    【救人者的求救鈴4】醫護心理健康問題頻傳 醫生救人卻腹背受敵

    惡劣的工作環境及暴露風險,也是增加醫護心理壓力的因素。根據問卷結果,有28%的醫護人員沒有合格配戴或操作個人防護用具(N95口罩、全面罩、隔離衣等)。「極高暴露風險的醫護人員(接觸疑似確診或確診者,並執行高風險醫療行為)甚至有17.59%個人防護用具不及格,明明物資應該足夠,這是不可以接受的。」陳秉暉說。

  8. 人物

    【救人者的求救鈴5】負重仍陪往生者最後一程 高風險醫護只能相互取暖

    醫院並非沒有心理輔導機制,實際上卻使用效率不彰。小鳳說,院內雖提供心理師專線,「但我沒打,心理師不是第一線,很難懂我們的點,找同事罵一罵比較有用,同單位比較有共鳴。」

  9. 人物

    【醫護心理壓力】護理師靠意志力與信念苦撐 離職潮可能從這裡爆發

    疫情引爆醫護離職潮?Covid-19劇烈改變多數醫護人員的工作型態,儘管指揮中心否認有護理師離職潮,但醫療環境惡劣、人力短缺,確實讓第一線護理師心生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