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桐豪

  1. 人物

    【心內話】路上撿來的幸福

    我是台中人,高職廣告科畢業,考上台北實踐,但那些課以前都上過了,沒意思,就去做房地產廣告,畫POP、做報紙廣告,底薪加外稿,一個月隨便賺都有7、8萬元。第一次拿到薪水,就去晴光市場買舶來品,買日本洋裝,然後去KISS跳舞。那時候1982年,台灣房地產大好,公司業務揪我買預售屋,民權東路的東王漢宮,有折扣,可以預留最好的樓層,我買28坪,先押5萬元,還沒簽約喔,就轉手賣掉,現賺20幾萬元。

  2. 人物

    【一鏡到底】千年女優 魏海敏

    4月仲春,魏海敏登《千年舞臺》重現穆桂英、楊貴妃、曹七巧等6個經典角色,一代青衣用京腔翻唱希臘悲劇、梅派經典、張愛玲,唱念做打俱佳、文武崑亂不擋,然而名伶此次更大的挑戰是扮演自己,在空蕩蕩的舞台上嘆自己人生似乎沒怎麼活過。習慣粉墨登場的伶人在舞台上自報家門,追憶女兒心事,與素顏無異,心情忐忑是必然的,13歲登台唱戲五十載,孑然一身,她說得水波不興:「我想,作為一名表演工作者,那樣的孤獨感,未必不好,從小的困苦和孤單,都是必然的過程,有了這些經驗,才更能深刻地體驗人性,投入我要演的角色,讓角色活在觀眾眼前,是我最快樂的時刻。」

  3. 人物

    魏海敏新作4/9國家戲劇院登場 一代青衣只為《千年舞臺》而活

    魏海敏新戲《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4月9日將在國家戲劇院演出了,至今卻未見盛大宣傳,然而節目單上幾個名字並列在一塊就足以讓人興奮到發抖——魏海敏演出、張照堂攝影、陳界仁影像設計、黃文英服裝設計、王景生導演,夢幻卡司,名字字級放到最大,印在海報上,即是萬丈光芒。

  4. 人物

    【心內話】人過中年 要嘛努力健身 要嘛賺錢買春

    我2002年出道,26歲,在同志圈算晚的了。2004年遇到此生最愛、2006年分手,覺得可以再愛一個人,已經是2010年後的事情,分手那幾年,半夜都會打電話給朋友:「怎麼辦,好想他喔。」

  5. 人物

    人生雨季沒有停止的一天 李永豐新戲《雨馬》開演

    李永豐不開心也不是這一、兩年的事了。大概是40歲左右吧,他在美國紐約、法國亞維農看了大半年的戲,本以為見賢可以思齊,但在劇場呼風喚雨的男人卻發現就算踩油門就算踩到底,車速破表了,也無法追上菲利浦‧葛拉斯和勞勃‧威爾森的車尾燈。他無比絕望,覺得努力是沒有意義的,還是死一死比較乾脆。人生抵達了中年危機,他的不開心變成了一種病,開闊而晴朗的天頓時黑了一半,淒淒慘慘地下起雨了。前年,政客混淆紙風車公益與專業收入,誣他跟政府A錢,去年,八里排練場大火,所有道具付之一炬,種種不如意事接踵而來,他的日子只有不開心,跟更不開心。天公落大水,人生的雨季沒有停止的一天,然後我們在雨中看見了一隻馬,《雨馬》。

  6. 人物

    【一鏡到底】我們都是難民 建築師裘振宇

    土耳其與敘利亞邊境的小鎮雷伊漢勒戰火連天,5年前,安卡拉畢爾肯特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裘振宇,著手蓋難民中心,第1期工程日前竣工,他亦被小鎮市長延攬,從建築師變成該中心營運長,招攬五十餘個NGO(非政府組織)進駐,負責該中心的管理和使用,同時輔導敘利亞婦女編織圍巾,投入就業市場。台灣何以要關注敘利亞難民議題?他說:「台灣不被國際承認,某種程度是難民島,我們祈求國際社會能正視台灣,跟世界要求一點點平等,但希望別人給我們平等之前,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給別人平等?讓更多在下面的人更有生活的資格?」

  7. 人物

    【我們都是難民番外篇】出門買菜 回來卻帶回一張搖床

    裘振宇去年9月掌管台灣雷伊漢世界公民中心,當任執行長。他不諳土耳其語,和公部門交手,透過翻譯,話出自自己的嘴巴,同是又不是出自自己嘴巴,「語言是困難的,同時也是保護,因為所有的話都不是自己說出來的,我都有迂迴的空間,也因為都不是我說出來的,都不會有誤會。」

  8. 人物

    【我們都是難民番外篇】他差點就在沙漠蓋了一座行天宮

    土耳其敘利亞邊界小鎮的雷伊漢勒戰火連天,他從2016年在此蓋難民中心(台灣中心),無邦交,無金援,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他用邊界混泥土和戰鬥機機棚蓋了52個拱門建築,每個高10公尺,寬6公尺,每個建築都朝向麥加,設計理念源自敘北阿勒坡大清真寺的拱形迴廊,案子經歷3個市長,他形容那是一個「互掐脖子的過程」,第一個市長來過台灣兩次,參觀過台北民權東路的行天宮,覺得驚為天人,他要求裘振宇如法炮製,怕他不了解行天宮的布局,還特別為他畫了詳細的配置說明圖。只是圖中沒說明,土耳其版行天宮裡面是要拜關公還是真主阿拉?

  9. 人物

    【我們都是難民1】台灣為何該關注敘利亞? 旅外建築師:要求平等前先給人平等

    土耳其與敘利亞邊境的小鎮雷伊漢勒戰火連天,5年前,安卡拉畢爾肯特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裘振宇,著手蓋難民中心,第1期工程日前竣工,他亦被小鎮市長延攬,從建築師變成該中心營運長,招攬50餘個NGO(非政府組織)進駐,負責該中心的管理和使用,同時輔導敘利亞婦女編織圍巾,投入就業市場。台灣何以要關注敘利亞難民議題?他說:「台灣不被國際承認,某種程度是難民島,我們祈求國際社會能正視台灣,跟世界要求一點點平等,但希望別人給我們平等之前,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給別人平等?讓更多在下面的人更有生活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