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岳明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美麗生化人 成英姝

    作家成英姝在26年前出版《公主徹夜未眠》,掀起一陣旋風,荒謬奇想的風格成為文壇「黑色女王」,她努力跨界、用力玩,有別於一般傳統作家。51歲了,她依然營造出一種特立獨行、瀟灑自在,只為自己而活的形象。近年她父親、妺妹、男友相繼病逝,無情遽變引爆恐慌,如鬼魂般糾纏著自己,她寫新書《再放浪一點》抒發人生體悟,也把個人情感封箱打包。她自認是「生化人」,說自己情感淡漠,我們試圖看見其中的一絲寂寥。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生化人成英姝1】她是代言SK-II的美女作家 寫作是自己為了「玩」

    作家成英姝在26年前出版《公主徹夜未眠》,掀起一陣旋風,荒謬奇想的風格成為文壇「黑色女王」,她努力跨界、用力玩,有別於一般傳統作家。51歲了,她依然營造出一種特立獨行、瀟灑自在,只為自己而活的形象。近年她父親、妺妹、男友相繼病逝,無情遽變引爆恐慌,如鬼魂般糾纏著自己,她寫新書《再放浪一點》抒發人生體悟,也把個人情感封箱打包。她自認是「生化人」,說自己情感淡漠,我們試圖看見其中的一絲寂寥。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生化人成英姝2】父親妹妹男友相繼病逝 人生勝利組陷入焦慮症

    只有談到新書時,自信女王的語速才趨緩:「那靈感來自身邊很多重要的人離世,這對我影響非常大,我深刻感覺⋯」她說話向來直球對決、不假思索,這次卻停頓10秒,努力吐出至關重要的結論:「只有做真正的自己,對周邊的人是最好的,任何的扭曲,對旁人都是傷害。」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生化人成英姝3】她自稱對家人感情平淡 發現「妹妹其實很恨我」

    她自認和妹妹感情好,後來才知道,「其實她很恨我,她的不自由全是因為我的存在,這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我以為她將有一番感性的懺言,她卻冰冷地說:「她憂鬱症很久了,性格上的長久壓抑,造成自信不足,比方我去學武術,就會跟你們講,因為我不怕被評價;但她去學就不會講,她怕被笑、被批評『妳那麼老,還做年輕人的事。』不像我從小就被老師說自信過剩。」信心不足的妹妹只能揮霍金錢,也曾嘗試結束生命。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生化人成英姝4】談戀愛是一件很娘砲的事情

    成英姝曾以犀利狂妄的筆觸,寫下散文集《戀愛無用論》,展現新時代女性的獨立自主,以及她的感情觀。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生化人成英姝5】男友告別式上,才發現我們是不一樣的人

    成英姝自稱有「亞斯伯格症」,不善融入群體,也不太跟同學來往,除了剛入行時,有些文壇前輩的喜酒和喪禮會出席,以免不禮貌,否則一般婚喪喜慶她一概不參加。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心內話】爸爸養你們一輩子

    我和兒女開洗車店。有生意時,我們一起洗車,大女兒、二女兒用吸塵器清車內、擦門邊,三兒子刷輪胎,我把車擦乾淨、再上蠟;大女兒、二女兒洗腳踏墊,三兒子負責打蠟,我再修蠟,大女兒上輪胎油。以前1個月賺10萬元,現在景氣差,加上疫情,只賺7萬元,但這是虛的!房租水電2萬,材料成本也要2萬,這份薪水要養我、太太和三子女,一共5個人。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鏡相人間】師父的巨嬰國 那些我們被洗腦的日子

    宣揚世界末日地球爆炸、招收年輕處女成立「仙女班」,又誑稱武漢肺炎是邪靈纏身的「師父」徐浩城(少龍),日前遭控斂財性侵被逮補收押2個月,本月14日,檢察官為釐清「仙女班性侵」一事,向法院聲請延押獲准,少龍將繼續收押2個月。為何師父的荒謬言行,總能吸引廣大信徒深信不疑?我們採訪多名受害信徒,試圖理解他們的心理變化。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有錢沒閒的青年才俊為求養生淨土,成為供養師父的信徒。他們四處弘道,捐錢蓋道場,嚴守教條,漸漸成為師父的巨嬰;當信仰逐漸失控,他們變成捍衛師父的暴力自衛隊;清醒後,又不惜和師父對簿公堂。師父的「騙」與信徒的「貪」,構成輪迴的修羅場。本專題的上篇〈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聚焦在第二代信徒的「世界末日」與「仙女班」遭遇。下篇〈師父的巨嬰國〉回溯第一代信徒如何協助師父崛起,卻又成為師父的傀儡。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師父的巨嬰國1】他為師父散盡千萬妻離子散 她遭師父三度性侵而自殺

    宣揚世界末日地球爆炸、招收年輕處女成立「仙女班」,又誑稱武漢肺炎是邪靈纏身的「師父」徐浩城(少龍),日前遭控斂財性侵被逮補收押2個月,本月14日,檢察官為釐清「仙女班性侵」一事,向法院聲請延押獲准,少龍將繼續收押2個月。為何師父的荒謬言行,總能吸引廣大信徒深信不疑?我們採訪多名受害信徒,試圖理解他們的心理變化。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有錢沒閒的青年才俊為求養生淨土,成為供養師父的信徒。他們四處弘道,捐錢蓋道場,嚴守教條,漸漸成為師父的巨嬰;當信仰逐漸失控,他們變成捍衛師父的暴力自衛隊;清醒後,又不惜和師父對簿公堂。師父的「騙」與信徒的「貪」,構成輪迴的修羅場。本專題的上篇〈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聚焦在第二代信徒的「世界末日」與「仙女班」遭遇。下篇〈師父的巨嬰國〉回溯第一代信徒如何協助師父崛起,卻又成為師父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