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岳明

  1. 人物

    【一鏡到底】看不破夢幻泡影 姚瑞中

    姚瑞中說藝術是場豪賭,他經多年沉潛拚搏,終於從窮困的棄業青年熬成名利雙收的藝術家。今年他策展「台灣雙展」,取名《禽獸不如》;「台北雙年展」則展出他的作品《巨神連線》;年中還有他的大型個展《犬儒共和國》。藝術家曾因瘋狂創作,日夜焦慮,難以成眠;直到與死亡擦肩而過,頓悟一切皆為夢幻泡影。他想到深山隱居修行,卻肉身衰敗,不得其門。他在幻影堂裡持戒修佛,日夜誦經,戒除身外物,卻始終戒不掉對藝術的欲望。他收藏藝術展冊、手札日記、底片畫作,和記憶,在死亡面前更形焦慮,只因他夢想蓋一座屬於台灣藝術的廟堂。

  2. 人物

    【姚瑞中專訪1】心臟主動脈塞90%差點掛掉 前衛當代藝術家的他改持居士戒

    姚瑞中說藝術是場豪賭,他經多年沉潛拚搏,終於從窮困的棄業青年熬成名利雙收的藝術家。今年他策展「台灣雙展」,取名《禽獸不如》;「台北雙年展」則展出他的作品《巨神連線》;年中還有他的大型個展《犬儒共和國》。藝術家曾因瘋狂創作,日夜焦慮,難以成眠;直到與死亡擦肩而過,頓悟一切皆為夢幻泡影。他想到深山隱居修行,卻肉身衰敗,不得其門。他在幻影堂裡持戒修佛,日夜誦經,戒除身外物,卻始終戒不掉對藝術的欲望。他收藏藝術展冊、手札日記、底片畫作,和記憶,在死亡面前更形焦慮,只因他夢想蓋一座屬於台灣藝術的廟堂。

  3. 人物

    【姚瑞中專訪2】算命鐵口直斷他40歲會紅 窮藝術家翻身住豪宅開好車

    走上這條殘酷的藝術之路,和他父親不無關係。父親姚冬聲隨國民黨撤退來台,曾選上省議員和台北市議員,也是和于右任同輩的水墨畫家,59歲才生下姚瑞中。集郵冊與看父親畫畫,是姚瑞中對父親僅存的記憶。他和父親一樣是「收集控」,也喜愛畫畫,但從小看黨國大老在家中畫水墨,卻讓他十分反感:「國家都要亡了,他們還在畫水墨。」從此叛離傳統繪畫路線。就讀復興美工高三時,台灣解嚴帶動當代藝術運動,他受吳天章、侯俊明等本土色彩濃厚的藝術家刺激,決定成為藝術家,致力在中國傳統與美日文化夾攻下,摸索出台灣在地的藝術。

  4. 人物

    【姚瑞中專訪3】和母親老吵架卻天天陪她 他戒菸戒肉戒咖啡卻戒不掉藝術

    我屢次問他,如何看待自己從窮困憤怒青年變成名利雙收的藝術家?他直覺我想挑釁,只幽幽道:「才能也好,運氣也好,我賺的錢沒有不正當喔。」轉念怨起學校教育,從來不教藝術家如何生存,「我以前很憤世嫉俗,但你要先想辦法在現實社會生存,才能做你想做的藝術。」確實,藝術脫離不了現實,他把賺到的錢拿去出版賠錢的畫冊與書籍,《海市蜃樓》花10年出7本,燒掉300萬元;推廣台灣攝影家的《攝影訪談輯》,一本倒貼40萬元,他還準備出第三集。

  5. 人物

    【姚瑞中番外篇】愛貓離世驚感孤獨 藝術家唸《大悲咒》為「禽獸不如」開幕

    90年代發跡的姚瑞中身上有一種老派,比方說在雲端數位化年代,他保存已停刊的每一期《破週報》和各式藝展紙品,出版磚頭般的實體攝影書;比方說他堅持不請助理,每一幅畫的細節都由他親手塗繪;也比方說,他不太使用社群軟體。

  6. 人物

    【姚瑞中番外篇】「不要想錦衣玉食」 台灣當代藝術家代表給後進的備忘錄

    姚瑞中能創作,能策展,還能寫書記錄台灣藝術,更是台灣少數能站上國際舞台的當代藝術家。藝評人游崴說:「他在國際上很具台灣代表性,談到台灣解嚴後的當代藝術,他一定會被拿來做討論。」但他卻常嘆,這條藝術之路走來既悲慘又辛苦,我請他給年輕藝術家一些建議,少走冤枉路。重點整理如下。

  7. 人物

    【心內話】愛在百岳也在星空

    出事那天中午,我趕回家,太太說女兒再也不能回來了,我沒時間傷痛,趕快開車上山看還能做什麼,那是梅雨季的第一天,下雨打雷,還塞車。她是早上8點多出事的,我到那邊下午4點了,好冷喔,看到登山社長和警察站在合歡隧道登山口,還看到很多人正準備登山,我心情很複雜,一直在想,看到女兒時要跟她說什麼。

  8. 人物

    【一鏡到底】我從谷底往上爬 蕭添益

    今年6月,蕭添益憑著過人的攀登垂降技術,和與眾不同的搜救邏輯,成功營救失聯10天的山難者,和夥伴獲得山難者家屬提供的2百萬元搜救獎金,成為聲名大噪的救難英雄。他曾是擁有許多專利發明的電子工程界高階主管,意氣風發,堅信未來可以靠自己規劃掌握;卻因創業失敗,人生一路下墜,失業負債、妻離子散,一切歸零。如今,他自認是努力的人生攀登者,情緒不見大喜大悲。他走入山林,越爬越狂,一步一步向上;此刻在他眼中,見山不是山,而是另一段可以讓他重返巔峰的人生旅程。

  9. 人物

    【登山奇人蕭添益1】他尋獲山難失蹤者獲贈200萬 乾瘦大叔是山界奇人

    今年6月,蕭添益憑著過人的攀登垂降技術,和與眾不同的搜救邏輯,成功營救失聯10天的山難者,和夥伴獲得山難者家屬提供的200萬元搜救獎金,成為聲名大噪的救難英雄。他曾是擁有許多專利發明的電子工程界高階主管,意氣風發,堅信未來可以靠自己規劃掌握;卻因創業失敗,人生一路下墜,失業負債、妻離子散,一切歸零。如今,他自認是努力的人生攀登者,情緒不見大喜大悲。他走入山林,越爬越狂,一步一步向上;此刻在他眼中,見山不是山,而是另一段可以讓他重返巔峰的人生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