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昌遠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鏡相人間】漫漫脫貧路 安康平價住宅的故事

    怕水的母親禁止兒子洗澡,於是兒子因臭味在學校被霸凌,長大後一度想過要拋棄母親;一家7口住在6坪大的屋子,大夜班保全的丈夫清晨下班回家,發現久病的太太吞止痛劑自殺;不識字的阿姨,每日服用精神疾病藥物讓自己穩定工作,但陪伴保護她的丈夫,卻在去年車禍過世。1970年代,政府為扶助弱勢脫離貧窮,興建平價住宅提供低收入戶借住。位於台北市文山區的安康平宅是最大的低收入戶聚落,由於貧窮集聚、社區老舊,讓此處成為幽暗角落,被當地居民稱為貧民窟。2016年開始,安康平宅開始更新改建為社會住宅,未來將成為興隆社會住宅社區。值此時刻,我們深入安康社區,記錄他們的生命故事。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貧民窟的故事1】母親怕水禁止他洗澡 貧童遭同儕霸凌「臉壓入馬桶」

    怕水的母親禁止兒子洗澡,於是兒子因臭味在學校被霸凌,長大後一度想過要拋棄母親;一家7口住在6坪大的屋子,大夜班保全的丈夫清晨下班回家,發現久病的太太吞止痛劑自殺;不識字的阿姨,每日服用精神疾病藥物讓自己穩定工作,但陪伴保護她的丈夫,卻在去年車禍過世。1970年代,政府為扶助弱勢脫離貧窮,興建平價住宅提供低收入戶借住。位於台北市文山區的安康平宅是最大的低收入戶聚落,由於貧窮集聚、社區老舊,讓此處成為幽暗角落,被當地居民稱為貧民窟。2016年開始,安康平宅開始更新改建為社會住宅,未來將成為興隆社會住宅社區。值此時刻,我們深入安康社區,記錄他們的生命故事。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貧民窟的故事2】中校投資失利妻久病自殺 窩6坪空間養5個孩子

    田舜華想搬進興隆社會住宅,他有5個孩子,一家六口需要更大的空間,但是社宅申請者眾多,較大的房型更是名額有限,申請不到,因此依舊住在安康平宅。安康平宅的房型多為4到6坪,大概3個汽車停車格的大小。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貧民窟的故事3】精障患者靠吞藥過活 唯一保護她的丈夫車禍走了

    平價住宅提供借住的目的,是幫助住戶脫離貧窮,能脫貧的例子多為單親家庭或孩子多的家庭,當孩子長大有了工作能力,家庭的貧困就能翻轉。而難以脫貧的低收入戶多為老病殘,例如身心障礙者、精神障礙者、獨居老人,許多身障與精障混合的家庭更是不易脫貧。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貧民窟的故事4】肺癌治療後仍繼續抽菸 低收的她說:反正日子就這樣耗

    對文山區的居民來說,安康平宅就像另一個世界,也居住著各個不同族群的人,例如早期政府援助的越南、緬甸、柬埔寨華僑,另有身障的輪椅族。許多住戶一經詢問,居住的時間都長達10年以上,大多是身心障礙者或獨居老人,因難以脫貧只能仰賴社會福利過日子。低收入戶依據狀況不同分為零到四類。獨居老人、身障與精障的混合家庭屬於零類,是脫貧極為困難的族群。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貧民窟的故事5】貧窮線上的掙扎

    2016年安康平宅開始進行拆遷改建,未來將成為〈興隆社會住宅〉社區,目前社宅已興建完成2棟。社宅提供3成給弱勢族群居住,原安康平宅的住戶可優先申請入住。但社會住宅的租金不若安康平宅低廉,弱勢戶在收入不穩定需要仰賴福利補助金生活的狀態下,要張羅租金就更不容易。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貧民窟的故事6】為何都市更新不能像法國巴黎一樣?

    對於安康平宅改建為興隆社會住宅,中研院社會所訪問學者陳怡伶表示:「這轉變對低收入戶來講不見得是好事,原來的設計雖然老舊,但仍有優點,維護成本不高,不需要有物業管理的組織駐點,而開放式的社區能自然建立出社區網絡。」她認為平宅改建為社宅後,當地社區關係仍需要更多檢視,「目前低收入戶與一般住戶混居帶來的結果,還無法確定如我們想的好處這麼多。」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貧民窟的故事7】老病殘到生活無望的程度 才獲得社會福利補助

    平價住宅提供借住的最終目標,是幫助住戶脫離貧窮,在理想狀態下,低收入戶在短期內住到經濟穩定後就離開。小萍(化名)是越南人,丈夫阿洋(化名)原是在越南務農的華僑,結婚後丈夫因為父母已移民台灣多年,加上華僑在越南沒有族群認同,因此決定移民台灣。2人沒有專長,阿洋只能當工地臨時工,工作時有時無,而小萍也只能到電子廠當作業員,一個月薪水曾經只有2萬多元。小萍說:「搬來這邊住是打算渡過一個難關,孩子小,開銷多,所以比較困難,因為不用負擔房租,生活穩定很多。」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當大雄失去哆啦A夢 陳玉勳

    《海馬洗頭》以洗頭髮竄改記憶、《總舖師》戴上紙箱逃避現實、《健忘村》用忘憂神器洗腦就無憂無慮。陳玉勳的電影總是充滿奇思妙想,刻畫的角色也總是平凡小人物。今年推出的愛情喜劇《消失的情人節》,他讓世界暫停、時間消失,構思20年的故事,終於來到現在的時空。他深受藤子不二雄的影響,人生也如現實版的大雄。愛幻想的他國中重考、高中留級、大學落榜,自認沒出息的人在成為電影導演後,就有屬於了他的哆啦A夢。因為國片市場低迷,他改拍廣告謀生。失去哆啦A夢的大雄,一晃眼13年過去,有了中年危機的焦慮,於是重回電影,找回自己的哆啦A夢,實現心中所有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