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巧梅

  1. 文化

    【日本醫生作家專訪1】專寫醫界黑暗面 久坂部羊:我早就準備好被討厭了

    日本醫生作家久坂部羊因《惡醫》,獲2014年日本醫療小說獎。這部作品透過醫生與病人之間的對立與和解,探討醫病倫理和無效醫療問題。在日本,許多人不敢碰觸的主題,久坂部以專業醫生的立場予以剖析,「生命受威脅的末期癌患者和對生命身負義務與責任的醫生。兩人糾結的內心與難以傳達的想法,被巧妙地表現了出來,」是獲獎的理由。有書評家說這本書「尖銳地揭露了現代醫療的舊瘡疤」,「我專挑黑暗面寫,早就準備好被討厭了。而且,日本愈不肯正視的問題,我愈要寫,」久坂部笑著回應。

  2. 文化

    【日本醫生作家專訪2】小說是醫療的教材 面對死亡需要練習

    隨後,高齡化社會、尊嚴死、安樂死、失智、醫療判決、醫科大學體制、醫界與政治掛鉤等社會問題,透過作品《破裂》(破裂)、《無痛》(無痛)、《有一天,你也會遇到》(いつか、あなたも)、《神之手》(神の手)、《老亂》(老乱)、《值得祝福的喪禮》(祝葬)、《老爸、回家吧》(老父よ、帰れ)等一一浮現。其中《破裂》、《無痛》和《神之手》被改編成電視劇。

  3. 文化

    【日本醫生作家專訪3】「太好了,不用活太久!」 85歳老父獲知罹癌竟歡天喜地

    久坂部在1990年代擔任外務省醫務官,當時德國的柏林圍牆被推倒未久。他赴匈牙利、捷克、比利時等偏鄉行醫。「當地的醫療並不發達,但是人死前,心靈都很平靜。我在想,是不是他們早認知到死亡是自然法則,所以很容易地就接受了?」

  4. 文化

    【日本僧侶作家專訪1】67歲枡野俊明的生死觀:「暮色漸濃,我們一起下山吧」

    和建功寺住持枡野俊明的約定,早了一小時到達。建功寺位於橫濱市鶴見區。這個區的鶴見大學附近,有美國蘋果公司蓋在亞洲的第一家AI研究中心,聽說賈伯斯曾來過這一帶。建功寺是曹洞宗(日本3大禪宗之一)的禪寺,已有460年歷史,下了電車後轉搭公車,在東高校前下車,回頭走不到幾步,黑色的山門出現眼前。門簷上匾額寫著山號「德雄山」,石碑刻著「一會之杜」(一会の杜),杜有森林之意,門扉上的寺紋是梶樹的葉子。 與自然共生,境內也是枝繁葉茂,石佛前新插的黃菊與百合笑臉迎人。時間還早,我踏上石階步入後山,5月初春,陽光柔和、林木靜謐。

  5. 文化

    【日本僧侶作家專訪3】讀懂石頭的表情 筆直地朝有緣的方向前進

    禪庭只有石頭和白沙,有時加一點青苔,卻能自成一個小宇宙,簡單而深奧。豐富的人生閱歷,可以培養眼力。就像枡野能從冷硬無奇的石頭感知豐富的表情,「石頭也有表情。透過不同的方向與角度,可以讀到它有時激烈有時安靜,時而野性時而溫柔。」

  6. 文化

    【日本僧侶作家專訪2】上班族和銀髮族煩惱最多 「照顧腳下」是解藥

    寺院前石刻「一會之杜」的一會,有「一生一次的邂逅」之意,也意謂著在建功寺相遇是一種機緣。在信眾前說法,是枡野的重要工作,「說法時,我遇到煩惱最多的有2種人,上班族和銀髮族。前者太忙,後者無所事事,覺得老無所用。」

  7. 文化

    【專訪日本女權鬥士1】「一個人的老後」成流行語  上野千鶴子:我只是說出男人的弱點而已

    在日本,有女權鬥士之稱的上野千鶴子,對台灣人普遍關心老人問題,留下深刻的印象。

  8. 文化

    【專訪日本女權鬥士2】使用者付費 日本長照制度是婦女的救贖

    近年,唯一沒被上野千鶴子放在批判視野的,是日本的照護保險制度。在一個半小時的訪談裡,無論照護保險實施後的養老設施、居家照護或照護品質等問題,她都能如數家珍,評價也多正面。

  9. 文化

    【專訪日本女權鬥士3】「不想成為像母親那樣的女人」 上野千鶴子:寫書就像完成對母親的報復

    將死亡與日常隔開是設施的一般做法。但是,千年村有安放遺體的空間,有供靈車進出的寬敞車道,照護體系也很人性化,患者的房間都有門牌、稱號和照護員的名字,彷彿住在尋常巷衖裡的家族。上野透露,她評價設施的營運是否進步,就依兩個標準:「靈安室和工作人員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