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顥

  1. 人物

    【千歲樂團番外篇】子彈、酒瓶不長眼 那卡西樂師風險高

    隨著卡拉OK機器在90年代興起,現場樂團伴奏的需求銳減,當年雲林土庫「月光」樂團的陳學茂、林復隆、王敬農等人經歷了樂團的盛世後,陸續一個個放下樂器,最後只剩陳學茂繼續演奏,地點轉到酒家,他成為那卡西樂手。

  2. 人物

    【千歲樂團番外篇】這個地方爸爸地方媽媽組成的樂團 臥虎藏龍

    這些年,雲林地區有好幾個由音樂愛好者組成的業餘樂團,皆熱心公益,至於土庫「千歲」樂團,賣點並不只在樂手們年齡大,他們可個個都是職業樂手等級。

  3. 時事

    【鏡相人間】獄外冤囚 只值68萬元的人生

    2009年,一起運毒案改變了林進龍的人生。他當時47歲,是擁有6艘遠洋漁船的船主,卻因為順手幫忙轉交包裹,最後被判運毒、有期徒刑18年。當時,林進龍選擇逃亡,從此與家人斷絕聯繫。5年間,他的家人即使不知林進龍身在何處,還是不斷為他聲請再審、尋求救援。直到2020年,他才因新事證,獲無罪確定。林進龍成了國家司法錯判的犧牲者,他被國家偷走的5年、徹底改變的人生,至今沒有得到任何補償。

  4. 人物

    【獄外冤囚1】兒時玩伴一通電話 他從大老闆變成流亡逃犯

    2009年,一起運毒案改變了林進龍的人生。他當時47歲,是擁有6艘遠洋漁船的船主,卻因為順手幫忙轉交包裹,最後被判運毒、有期徒刑18年。當時,林進龍選擇逃亡,從此與家人斷絕聯繫。5年間,他的家人即使不知林進龍身在何處,還是不斷為他聲請再審、尋求救援。直到2020年,他才因新事證,獲無罪確定。林進龍成了國家司法錯判的犧牲者,他被國家偷走的5年、徹底改變的人生,至今沒有得到任何補償。

  5. 人物

    【獄外冤囚2】法官不懂討海人豪邁順手幫忙 律師卻聞到冤案特有「笨笨的味道」

    即使平反機率極低,林家宇沒想過放棄。2016年,他在屏東東港的華僑市場,認識了當年已經平反的冤案當事人陳龍綺。陳龍綺和林進龍的處境相似,曾是逃亡的受冤者。2009年,當時36歲的陳龍綺遭控趁機性交,被判刑4年2個月。陳龍綺堅稱清白,不願入獄而開始逃亡。為了躲避追查,陳龍綺和太太假離婚、全家移居高雄,戰戰兢兢過了10個月的逃亡生活。2014年,陳龍綺聲請再審通過,重驗DNA的結果證明了他的清白、被宣判無罪,才恢復自由之身。

  6. 人物

    【獄外冤囚3】被誣性侵帶全家一起逃 他和太太假離婚、女兒只能喊「阿伯」

    2017年5月19日,林進龍第二次再審通過,並且停止執行。收到法院通知那天,林家宇高興地抱著媽媽哭了。因為聯絡不上林進龍,他們到處放消息、透過朋友轉知,過了一陣子,林進龍才終於回到家中。至今,林家宇還是不確定父親那5年去了哪些地方,「他沒有說(要去哪),就說他要離開了。他不想因為離開造成我們困擾。但他就是沒有做,不想進去被關啊!沒有做的人進去被關,就好像是說,自己承認了是不是?」

  7. 人物

    【獄外冤囚4】他被毀掉的人生 司法只判賠16到36萬

    「一直到陳龍綺2014年再審無罪時,我們在討論刑事補償,翻條文才發現,沒有資格,因為《刑事補償法》處理的是被關押或罰金的情況,但龍綺一天都沒關到。」羅士翔回憶。

  8. 人物

    【獄外冤囚5】司法體系官官相護 釀冤案公務員不懲處也免賠

    立法委員邱顯智認為,司法院目前「不甘不願」的態度正造成受冤者2度傷害,「這是國家行為不對,應該要徹底反省、承擔責任、面對過錯。比起公關宣傳司法改革,司法院最重要的宣傳,其實是它對冤錯案的態度,讓台灣社會覺得司法院真的重視冤錯案。」目前時代力量版的草案,除了將第6之1條補償金額提高、最高補償達500萬元,也特別提出名譽回復制度,邱顯智認為:「受害者平反時,司法院長比照促轉會主委對待過去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做法,拿著無辜證明書到人家家裡道歉,都不為過。」

  9. 人物

    【一鏡到底】別忘了自己的名字 蘇明淵

    金曲獎台語歌王蘇明淵,自稱是「律師歌手」,其實他先是歌手,才是律師。90年代,「歌手蘇兒真」被淹沒在偶像當道的華語樂壇,失敗歌手也被困在這個藝名裡;倨傲的他不服氣,發「邪念」、抄捷徑,考上高考,成為「律師蘇明淵」。名利俱足的成功律師,沒有安逸在物質生活裡,他像《神隱少女》裡的白龍,藉由找回自己的本名,掙脫過往名聲束縛,也找到回家的路。母語是故鄉,音樂也是故鄉,金曲獎的肯定讓他舉辦了人生的第一場個人演唱會。如今找回名字的蘇明淵,既是律師,也是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