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函謙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父親的錄影帶 楊登棋

    在為同性情欲所苦的青春期,楊登棋意外翻到父親與同性的性愛自拍錄影帶,從此展開了漫長的迷惘、憤怒與質疑。女友不斷、一生拒婚的父親;悄悄與男人翻雲覆雨的父親;依賭維生,用毒被送勒戒的父親,如今已是72歲步向失智的老人,隱晦不提的往事漸次遺忘。楊登棋將父親的舊物、錄影帶和照片,結合自己的影像作品,拼湊出父親那一代不為人知的男同志情欲生活,創造了一場父子對話。難以啟齒的禁忌昇華為藝術,汙名盡被滌淨,楊登棋發現自己好愛他的父親:「我好欣賞他,他就是做自己。這人是一個很美的靈魂。」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父親的錄影帶1】發現父親與同性性交自拍錄影帶 他困惑:怎麼會生下我?

    在為同性情欲所苦的青春期,楊登棋意外翻到父親與同性的性愛自拍錄影帶,從此展開了漫長的迷惘、憤怒與質疑。女友不斷、一生拒婚的父親;悄悄與男人翻雲覆雨的父親;依賭維生,用毒被送勒戒的父親,如今已是72歲步向失智的老人,隱晦不提的往事漸次遺忘。楊登棋將父親的舊物、錄影帶和照片,結合自己的影像作品,拼湊出父親那一代不為人知的男同志情欲生活,創造了一場父子對話。難以啟齒的禁忌昇華為藝術,汙名盡被滌淨,楊登棋發現自己好愛他的父親:「我好欣賞他,他就是做自己。這人是一個很美的靈魂。」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父親的錄影帶2】他是婚外情下的私生子 投身創作自癒也癒人

    大學畢業後,楊登棋以「父親的錄影帶」為題拍片得獎,短片中主角被滿室錄影帶和磁帶纏繞淹沒,「那時候的我糾結了很久,無法跟父親溝通,無法理解他為什麼是這樣的角色,加上自我認同也不夠完全,好像一直都在邊緣,格格不入,那個作品有點像是一個宣洩。」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父親的錄影帶3】黑狗兄父親成退化老人 談同性戀往事「玩玩而已」

    鄉人細細碎碎的評論從沒少過,暗中關注這形同無父無母之私生孩兒會不會長歪。「我就是摩羯座那種,我不服輸,要讓人沒話說。所以我國中很認真念書,大家都傻眼,我爸這樣子,我還可以考上台中二中。」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心內話】親情也要斷捨離

    我爸有二段婚姻、一個女友,3個女人共生了5個孩子。我從小就是最乖但最沒人愛的那一個。記得幼稚園時,我好想要蝴蝶結的內褲,不想穿哥哥穿不下、前面有縫的男生內褲,可是永遠只能撿哥哥的舊衣和玩具。小三那年,我被送到台中爺爺奶奶家,國二又回到台北,跟爸爸和繼母同住。繼母老向我爸爸嚼舌根告狀,爸爸賭輸錢就揍我出氣。高二那年,我被爸爸打到兩眼腫成鹹蛋超人,差一點就瞎了。我決心離家,靠自己半工半讀,念完專科。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老教授的最後一堂課 張則周

    1929年出生的張則周喜歡說一個笑話,「我問一個學生說,你想活到幾歲?他說90歲。我說,再多一點好不好?」他是台大農化系的退休教授,20歲時無端捲入共諜案,遭羅織罪名下獄11年餘,出獄後苦讀獲博士學位,成為台大教授。雖是農業學者,但張則周更關注的是如何才能健康快樂、有尊嚴和自主性,自由地活出個人的意義與價值。1997年他開了通識課「生命與人」,20年來不支薪授課。今年,他決定結束教學工作。我們記錄了他最後一堂課,看見他領著年輕學子探討生命的意義,示現了歷經苦難卻對人生熱望不減的正面身教。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老教授的最後一堂課1】台大傳奇通識課一開22年 背後竟藏著90歲老人的受難記

    1929年出生的張則周喜歡說一個笑話,「我問一個學生說,你想活到幾歲?他說90歲。我說,再多一點好不好?」他是台大農化系的退休教授,20歲時無端捲入共諜案,遭羅織罪名下獄11年餘,出獄後苦讀獲博士學位,成為台大教授。雖是農業學者,但張則周更關注的是如何才能健康快樂、有尊嚴和自主性,自由地活出個人的意義與價值。1997年他開了通識課「生命與人」,20年來不支薪授課。今年,他決定結束教學工作。我們記錄了他最後一堂課,看見他領著年輕學子探討生命的意義,示現了歷經苦難卻對人生熱望不減的正面身教。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老教授的最後一堂課2】冤獄害他近50歲才博士畢業 他卻「不恨國民黨,恨沒有用」

    原來張則周參加的實用心理學講習班,講師于非(本名朱芳春)乃共產黨員,身分曝光後倉促離台,一干不明就裡的聽課學生都遭誣指為同黨而被逮捕。同案有4人遭槍斃,張則周被判刑10年,又延押1年多,待過台北監獄、綠島監獄、軍人監獄、生教所、小琉球監獄等地,好不容易捱到出獄,再考入成大礦冶系、轉學到台大農化系,已是35歲了。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老教授的最後一堂課3】遺憾年少與母生離 面對苦難他總正向說「還好」

    張則周像旁觀者那樣理性而豁達,「人生有限,要算帳算不完的,應該把有限時間做更有效的事情比較好。我們要想辦法把人性提升,讓將來不要再有這種災難,這些人受了罪以後還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