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宗哲

  1.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全文】濟公預言死者託夢 溶屍案靈異巧合助警緝凶

    2008年,新竹縣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溶屍案,林姓被害人遭凌虐致死,屍體被對折塞進橘紅色大型塑膠桶,潘姓、謝姓凶手還倒入54瓶鹽酸,企圖溶屍,卻無法得逞,只好再找另外2名男子協助棄屍。令人訝異的是,2名男子不約而同夢到死者從桶中探頭的景象,因擔心惡靈纏身,選擇向警方報案,順利逮捕凶手。此外,偵辦過程還出現許多靈異巧合,讓人嘖嘖稱奇。

  2.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醃屍咒怨】慘遭凌虐致死不甘心 他成怨靈討公道

    溶屍案案發距今超過12年,但時任新竹縣警局竹北分局六家派出所所長的黃兆灃,談到這起溶屍案,仍記憶猶新。他告訴本刊,案發半年前,他去竹北一間宮廟參拜,當時被濟公師父降駕的乩童突然指名找他,並且跟他說:「半年後有件事,你要很小心地處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當時黃追問是什麼事?但乩童只拿扇子打他的頭,並在桌上寫著「芎林」2個字,要他放在心上。

  3.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醃屍咒怨1】濟公降駕神預言示警 半年後醃屍大案真找上門

    2008年,新竹縣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溶屍案,林姓被害人遭凌虐致死,屍體被對折塞進橘紅色大型塑膠桶,潘姓、謝姓凶手還倒入54瓶鹽酸,企圖溶屍,卻無法得逞,只好再找另外2名男子協助棄屍。令人訝異的是,2名男子不約而同夢到死者從桶中探頭的景象,因擔心惡靈纏身,選擇向警方報案,順利逮捕凶手。此外,偵辦過程還出現許多靈異巧合,讓人嘖嘖稱奇。

  4.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醃屍咒怨2】怨靈從屍桶內探頭死盯 他們嚇得滾下山

    新竹縣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溶屍案,林姓被害人遭凌虐致死,屍體被對折塞進橘紅色大型塑膠桶,潘姓、謝姓凶手還倒入54瓶鹽酸,企圖溶屍,卻無法得逞,只好再找另外2名男子協助棄屍,其中一名楊姓男子被找去「運屍」後,接連不斷做著同樣的惡夢,最後向新竹縣警局竹北分局六家派出所警員陳述此事。

  5.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醃屍咒怨3】員工宿舍私刑凌虐 凶手的水電專長竟用來藏屍

    警方假裝幫忙運屍才破這起溶屍大案,一舉將2名犯人擒獲,由於鐵證如山,謝男及潘男百口莫辯,只好把案情全盤托出。原來,林姓死者是水電包商潘男雇用的小工,因為有學習障礙,工作表現不佳,常被潘、謝等人欺凌,輕則賞巴掌、重則以棍棒毆打。

  6.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醃屍咒怨4】警喬裝運屍工臥底破案 他們伴屍2個月超冷血口供曝光

    一起駭人聽聞的溶屍案發生在純樸的新竹芎林鄉,震驚社會。時任新竹縣警局竹北分局六家派出所所長的黃兆灃,聽完被凶手找去棄屍幫手之一楊姓男子的敘述後,先安撫他的情緒,之後便請員警製作筆錄,自己則開始安排人手,準備喬裝成棄屍的幫手。

  7.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格鬥天王1】台灣第一人!他奪《拳皇》世界冠軍 跪地痛哭背後有洋蔥

    1990年代,台北街頭巷尾充斥著大型電動機台,是六、七年級生的共同記憶。其中又以格鬥遊戲最受歡迎,無論是《快打旋風》《拳皇》《街頭快打》...只要投下10元硬幣,就能將煩惱拋諸腦後,徜徉在熱血對戰的快感,何嘗不是青少年另類的心靈雞湯。但家長視其如洪水猛獸,格鬥遊戲更被稱為「暴力遊戲」,加上時任台北市長陳水扁下令掃蕩大型電玩,讓街機文化苟延殘喘。37歲的「ET」林家弘,正是從街機店崛起的代表人物。2017年他在全球規模最大的格鬥遊戲比賽EVO(Evolution Championship Series),以《拳皇14》項目擊敗中國大陸強敵「小孩」曾卓君,奪下台灣史上第一座EVO冠軍。奪冠那刻,他跪倒在舞台上痛哭:這是擊敗心魔的壓力釋放,也是與格鬥遊戲拚博25年來,在家庭與社會不認同的眼光下,證明這條路沒有白走的淚水。

  8.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格鬥天王4】憂「格鬥遊戲出現斷層」 世界冠軍樂見被年輕選手超越

    街機時期,格鬥遊戲被視為「暴力遊戲」,1994年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任內下令掃蕩大型電玩,讓街機文化在台灣就此沒落。從街機店崛起的ET,四年前開了一間格鬥電競館,在這個人人隔著螢幕練功、網路對戰的年代,他盼把格鬥遊戲的精神,用面對面的方式傳承下去。

  9. article hero image
    娛樂

    【格鬥天王3】世界冠軍還在等機會 至今沒有台灣廠商願意贊助他

    在成為世界電競冠軍的路上,ET也曾歷經家人的不認同。從小雙親離婚,身為家中唯一的兒子,父親與阿嬤認為打電玩不能當飯吃,對他的期待是「找一份穩定的工作」,直到拿下世界冠軍,對他的態度才柔和許多。靠著熱情打電競的ET,得靠親朋好友的資助才有辦法籌到出國比賽的旅費,這樣的狀況在拿到世界冠軍後也沒有太大變化,至今仍然沒有台灣廠商願意贊助他。世界冠軍還在等一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