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玉梅

  1.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生死線上的法與情系列之一】有了病主法,生死就能自己做主嗎?

    當你躺在床上,生命即將告終,你希望用什麼方式向世界告別?插滿管子、積極搶救?還是遵循生命法則自然終結?在你喪失自主意識之際,誰能擔任你的醫療代理人?對於生命的大限,有人積極面對,預做妥善安排,從容地劃下生命句點;有人避諱隱瞞,讓焦心悲傷的至親伴侶手足無措,無法圓滿安心。去年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帶你認真面對臨終的生命主控權。

  2.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自己決定怎麼死1】不讓親人被罵「見死不救」 他簽意願書放棄急救插管

    當你躺在床上,生命即將告終,你希望用什麼方式向世界告別?插滿管子、積極搶救?還是遵循生命法則自然終結?在你喪失自主意識之際,誰能擔任你的醫療代理人?對於生命的大限,有人積極面對,預做妥善安排,從容地劃下生命句點;有人避諱隱瞞,讓焦心悲傷的至親伴侶手足無措,無法圓滿安心。去年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帶你認真面對臨終的生命主控權。

  3.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自己決定怎麼死2】眼見夫臥病8年死不掉 妻:早知當時不要救

    醫師黃軒在《還有心跳,怎會死》一書提到,現代人大部分死於慢性病,其中10個有8個是心臟病、中風、慢性阻塞性肺病、糖尿病、肝硬化跟阿玆海默症。這些慢性病侵蝕人的器官,逐漸損耗人的生命力,當病人有天倒下,又因為醫學防守太成功,於是死亡像文火,成為漫長的煎熬。像心肺復甦術(簡稱CPR),讓急診如虎添翼,對發生意外的年輕人或器官相對健康者,是加分醫療,但是如果對象是病重老人、重症患者,如癌末,醫療束手無策時,CPR反而增加病人臨終的痛苦,最後病人死狀淒慘,家屬內心嚴重受創。 但現在,如果一個人健康或意識清楚時事先簽下了預立醫療文件,上述狀況都可以避免。

  4.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自己決定怎麼死3】叔嫂不倫戀原配巴不得她不得好死 《病主法》允許小王讓她善終

    一位乳癌末期的女病人朱青(化名)由一名男士陪著來找重症醫師黃軒。黃軒看他們「夫妻情深」,坦誠對男士說,太太已末期,避免延長死亡過程受苦,病危時不要插管。兩人點頭說好,最後卻沒簽《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簡稱DNR)。當晚,朱青病況急轉直下,經其他值班醫師急救插管,住進加護病房。黃軒去看朱青時,只見無法講話的朱青流著淚,黃軒很不忍,跟他道歉:「對不起,你不應該插管……」將近兩週,黃軒只看先生來看朱青,卻不見其他家人,非常困惑。

  5.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自己決定怎麼死4】「插管可以活為什麼要讓他死?」 為領18%他讓老父生不如死

    台灣因醫病間的不信任,許多家屬不滿意醫療結果,或是因為無法面對家人死亡的悲傷與內疚的情緒,轉而責怪醫師。根據衛福部統計,在2018年,民事及刑事的醫療爭議案件有391件,平均每天有1.07件家屬告醫師的案子。雖然定罪率低,許多醫師卻都怕了,於是採取防衛性醫療,有些甚至不考慮治療有沒有效益,讓自然死變得更加困難。

  6.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全文】安樂死的是與非 當活著令人難以承受

    癌症末期、重度癱瘓、罕見疾病⋯當這些病將一個人帶入生命末期,活著,更多只是不斷承受痛苦時,他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可不可以呢?只是病人執意赴死,醫師卻不見得願意執行;現在雖有《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和《病人自主權利法》,但有人卻寧願「搭快車」。究竟現行制度的漏洞在哪裡?傅達仁離世快2年了,哪些人跟著他的腳步到瑞士「一了百了」?安樂死是「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死亡權利」的一場拔河。

  7.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他們都求安樂死1】老婦拜完十八王公後失蹤 16年後兒子知道真相「媽媽太愛我了」

    癌症末期、重度癱瘓、罕見疾病⋯當這些病將一個人帶入生命末期,活著,更多只是不斷承受痛苦時,他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可不可以呢?只是病人執意赴死,醫師卻不見得願意執行;現在雖有《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和《病人自主權利法》,但有人卻寧願「搭快車」。究竟現行制度的漏洞在哪裡?傅達仁離世快2年了,哪些人跟著他的腳步到瑞士「一了百了」?安樂死是「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死亡權利」的一場拔河。

  8.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他們都求安樂死2】「有死亡快車為何要搭慢車?」 外科醫師後悔讓母親多痛苦11天

    律師紀岳良今年33歲,在經歷阿嬤跟父親的痛苦死亡過程之後,積極投入推動安樂死立法。紀岳良說,阿嬤得到失智症1年多,合併罹患帕金森氏症,開始出現吞嚥困難,「我們當時也沒想什麼,就讓阿嬤接鼻胃管。她臥床後,你大概可以想像她整個人就是變成身體蜷曲,一個槁木死灰的人。」

  9. article hero image
    文化

    【他們都求安樂死3】醫界反對安樂死 楊志良:傅達仁根本不用去瑞士

    不過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仍認為安寧照護和去年開始實施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就可以解決末期病人痛苦的問題。根據《病主法》,病人擁有優先知道自己病情的權利,並且預立醫療決定,當生命來到末期,有權利拒絕一切可能延長生命的醫療與照顧,包括人工營養及管灌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