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俞歡

  1.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一鏡到底】戰斧和蕾絲裙 賴品妤

    28歲的賴品妤是最年輕的立委,也是話題最多的女立委。她從小做自己想要的樣子,穿著日系洋裝上街抗爭,剪了一頭短髮進入國會,如今從自拍照、穿著、到戀情都備受矚目,面對黑粉悉心關注和強力鎂光燈照射,她大方面對、正面反擊,目標有一天要擊沉那些強加在女性身上的父權標籤和價值觀。

  2.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賴品妤專訪1】她從動漫裡學到「做自己」 穿男生制服上學被記警告

    28歲的賴品妤是最年輕的立委,也是話題最多的女立委。她從小做自己想要的樣子,穿著日系洋裝上街抗爭,剪了一頭短髮進入國會,如今從自拍照、穿著、到戀情都備受矚目,面對黑粉悉心關注和強力鎂光燈照射,她大方面對、正面反擊,目標有一天要擊沉那些強加在女性身上的父權標籤和價值觀。

  3.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賴品妤專訪2】露胸露腿照一張不刪 她以大便貼圖回應男粉絲騷擾

    17、18歲前,她的人生幾乎都圍繞著cosplay和動漫。2012年,士林文林苑都更爆發爭議,網路上謠傳王家某天就要被拆,她憑一股素樸正義感跑到現場,卻看到學生和抗議者被警察強力抬出、丟上公車載往山區。她大為驚嚇,無法接受國家如此暴力,自此只要任何抗爭行動或記者會缺人手,幾乎是喊一聲就到。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賴品妤專訪3】少女漫畫主角初入政壇 記者不問正事只問戀情和妝髮

    第2次採訪,她帶我們參觀位在地下一樓的辦公室,裡頭牆面全黑,頭頂上的軌道燈斜斜打亮辦公桌及沙發,她坐進光區,面對提問雖然幾乎無題不答,但許多叛逆往事請我們不要公開,也婉拒我們側訪家人的提議。她略裝可愛地說:「我還要保持形象啦。」我不禁猜想那個形象或許不脫一個公眾人物應有的莊重,又或許是她不願再被「政二代」包袱綁架,希望減少和父母在鎂光燈下的連結。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賴品妤番外篇】不怕戀情、穿搭成新聞焦點 賴品妤要靠這招突圍

    第一次採訪,賴品妤穿著毛呢西裝外套、黑色套頭毛衣,在會議室裡正襟危坐。稍早她首度和男友曾玟學在一場記者會同台,前男友吳崢也是座上賓,為了避免媒體炒作,前一晚所有人仔細推演站位技巧:「如果站在一起(指賴和曾)可能就會被寫站在一起,如果分兩邊就會被寫『分很遠』,所以我們有排出一個最恰當的位子,比如說我跟玟學一定不能站在一起,然後玟學跟吳崢不能站在一起,但是他們也不能分兩邊,所以他們要站同一邊、但中間有隔人。」她沒講兩句就被自己的笑聲打斷:「我自己一邊講都一邊覺得好好笑,我們到底在幹麻啊。」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賴品妤番外篇】養十年橘貓懷中過世 賴品妤忙到跑完行程才能將貓火化

    和賴品妤的採訪曾經一度推遲,原因是她養了十年的貓咪阿鴆突然過世了。過了幾天我們見面,賴品妤打起精神,聊到阿鴆,說自己雖然難過,但隔天還是按計畫跑了幾個會勘行程,工作告一段落後,才帶阿鴆到火葬場火化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心內話】當我們說愛與對不起

    17歲那年,我因為強盜罪被法官判進少年矯正學校關7年,在少觀所的時候,我爸主動來看我,但一坐下來就一直唸,說我不長進、一無是處,唸到會客時間都要結束了。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鏡相人間】血染奴工船 權宜船漁工死亡事件

    台灣擁有1,100艘遠洋漁船,每年產值高達新台幣400億元,是海上的漁業強權,卻也因為過度捕撈,被歐盟祭出黃牌警告。去年台灣脫離黃牌名單,看似保住霸主顏面,但海上的剝削和暴力,卻因此躲向更深、無法監管的暗處。1艘由台灣船東經營、註冊在萬納杜的權宜漁船「大旺號」,去年自高雄出海後2個多月,竟發生漁工死亡事件,同船漁工不僅指控台籍船長、大副施暴,也懷疑這些暴力行為可能和漁工死亡有關。我們獨家取得3位曾在大旺號上工作的漁工證詞,試圖拼湊這艘被台灣政府視為「管不到」的外國籍鮪魚船,究竟出了哪些差錯,讓離鄉原是為風光回家的漁工,最後只能化為海上冤魂、再也無法歸返?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血染奴工船1】大浪來不許進船艙也沒穿救生衣 就算手臂被魚鉤貫穿也不能停工

    台灣擁有1,100艘遠洋漁船,每年產值高達新台幣400億元,是海上的漁業強權,卻也因為過度捕撈,被歐盟祭出黃牌警告。去年台灣脫離黃牌名單,看似保住霸主顏面,但海上的剝削和暴力,卻因此躲向更深、無法監管的暗處。1艘由台灣船東經營、註冊在萬納杜的權宜漁船「大旺號」,去年自高雄出海後2個多月,竟發生漁工死亡事件,同船漁工不僅指控台籍船長、大副施暴,也懷疑這些暴力行為可能和漁工死亡有關。我們獨家取得3位曾在大旺號上工作的漁工證詞,試圖拼湊這艘被台灣政府視為「管不到」的外國籍鮪魚船,究竟出了哪些差錯,讓離鄉原是為風光回家的漁工,最後只能化為海上冤魂、再也無法歸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