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俞歡

  1. 人物

    【選戰人物】理工直男的逆襲 張善政

    沒有人料到張善政會選得這麼好。他強調不抹黑攻擊、要打正向選戰,又不擅長與群眾互動,一度被譏為「佛系選舉」,民調與選前3個多月才上場的鄭運鵬一路拉鋸。怎知最後他不但勝選,得票率還比鄭運鵬高了近12%,成功拿下民進黨執政8年的桃園市。

  2. 會員專區

    【一鏡到底】一株蘭花的誕生 植物獵人洪信介

    2018年,植物獵人洪信介接受網路頻道《一条》採訪,一口台灣國語,搭配在林間樹梢穿梭採集的畫面,影片觀看數累計超過百萬次,讓他爆紅;今年更受邀加入Disney+的實境節目《極島森林》,成為少數的素人來賓。早年他在各處工地流轉,中年創業失敗,負債百萬,卻憑著對植物的熱愛及膽大的攀登技術,入選國家級採集計畫,更被保種中心執行長李家維相中,成為專職的植物獵人。人生跌宕,一如他鍾愛的野生蘭花,種子細如粉塵,不易萌芽,幸運遇上合適的環境,終於綻放豔麗花朵。

  3. 會員專區

    【植物獵人番外篇】採集成癮  蛀牙、蟑螂都有編號

    洪信介(阿介)辦公室一角,放了數十本採集記錄簿,他驕傲翻開,每一頁都像是記錄了他採集的戰功彪柄。每次採到一種植物,他會先按圖鑑查詢正確名稱,再於簿上登記採集地點、時間,並給予編號,目前號碼已登記至五千多號,「其實之前還有很多,只是以前用小學生作業簿登記,號碼亂七八糟,你問我到底有幾號,我也不知道。」

  4. 人物

    【心內話】我不能跑但能飛

    28歲那年,我去陸軍官校後山散步,看到有人玩滑翔翼,我有小兒麻痺,自認殘障者不能玩,卻捨不得離開。教練看我好奇,問我想不想學,我問:「可以嗎?」他說可以啊,當天直接帶我飛。

  5. 人物

    【代理老師之死1】代理老師輕生一年 家屬慟:自費兩萬買教具開學後竟成遺物

    2021年9月13日,40歲的陳姓代理教師被家人發現輕生。不到2週前,她開心準備迎接1年級新生,卻疑似因校長在她班級加裝監視器,抗議未果,離職日在教師晨會被羞辱,又因後續網路輿論霸凌,選擇絕路。陳老師曾是怎樣的老師?常人眼中芝麻綠豆、雞毛蒜皮的小事,何以層層積累,導致1名代理老師身心崩潰?台灣代理老師們何以弱勢?他們通常面臨怎樣的壓力?若遇到壓力,出口是什麼?陳老師過世1年的此刻,我們訪談死者家屬、地方民代、學生家長、工會人士以及不願具名的該校教師,還原陳老師輕生前14天,經歷的壓力與做過的抗爭,盼悲劇不再發生。

  6. 會員專區

    【鏡相人間】死了一個代理老師之後

    2021年9月13日,40歲的陳姓代理教師被家人發現輕生。不到2週前,她開心準備迎接1年級新生,卻疑似因校長在她班級加裝監視器,抗議未果,離職日在教師晨會被羞辱,又因後續網路輿論霸凌,選擇絕路。陳老師曾是怎樣的老師?常人眼中芝麻綠豆、雞毛蒜皮的小事,何以層層積累,導致1名代理老師身心崩潰?台灣代理老師們何以弱勢?他們通常面臨怎樣的壓力?若遇到壓力,出口是什麼?陳老師過世1年的此刻,我們訪談死者家屬、地方民代、學生家長、工會人士以及不願具名的該校教師,還原陳老師輕生前14天,經歷的壓力與做過的抗爭,盼悲劇不再發生。

  7. 人物

    【代理老師之死番外篇】代理教師薪資權益差 教團:「窮不能窮教育,政府願不願意花錢在老師身上?」

    代理教師在學校的工作和一般教師一樣,但地方政府為了省錢,一次只聘用一名代理教師10個月(註:僅台北市、嘉義市、澎湖縣、雲林縣、金門縣在不同條件下有給足代理12個月薪水),許多代理教師每到下學期結束就會失業,要再考一次代理教師甄試,7、8月暑假期間也必須在沒有薪水的狀況下備課、交接。

  8. 人物

    【代理老師之死2】不滿遭強裝監視器而辭職 代理老師遭校長要求「向全校老師說明離職原因」

    9月7日,陳老師需當天離職,她向校長請假,不打算出席教師晨會。校長回訊:「妳需要參加。」上午8時5分,趙校長當至少數十名教職員面前,要求陳老師向所有人公開說明離職原因、對質監視器事件裝設經過。校長並當眾說:「我一開始在電話裡面就告知妳,裝監視器是因為這個學生有問題。」等,在全校教師面前揭露該班「有問題」的學生姓氏,並細數開學日,陳老師的三件「疏失」,時間長達20分鐘。

  9. 人物

    【代理老師之死3】輕生前遭羞辱和網路霸凌 代理教師同事悔:「一度以為她不需幫忙」

    「我們覺得這就是公審加羞辱。」去年9月7日出席教師晨會的嘉北國小老師Chris,一直後悔沒即時關懷陳老師,「那場晨會,我們都第一次見到陳老師,覺得她勇敢、理智、冷靜。在場老師一百多個(編者按:經查證,該校共一百多名老師,當天約80人出席晨會),校長講話又強勢,壓力這麼大,換作是我,可能會退讓或跟校長對罵,但陳老師很厲害,講話井井有條,不卑不亢,還把校長講到快失去理智…所以,我們覺得陳老師可能不需別人幫忙。散場時有人說:『她好厲害喔!竟敢反抗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