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早上,殘破的祕魯國旗一直在首都利馬的貧民窟飄揚著。那紗窗後的眼神,彷彿若有光。

一週之前,我在利馬科技大學(祕魯首都為利馬)看到一樣的眼神。

當時為了幫商管系教授錄製他上課過程而造訪,當天課程是領導管理,選課的學生都是校內拿獎學金的菁英,20出頭的年輕人,對未來滿是希望與熱情,眼神裡的光芒炙熱無比。

而今日,在利馬老城區的Cantagallo貧民窟,時有時無的水電,殘破的房舍,小區的年輕人似乎意識到,在物價比台北高的利馬,未受教育的他們每月僅有不到7,000新台幣的收入,一個幾乎永無翻身可能的地方,他們眼神透著對生活的認分,對生命的妥協,人生已無追求,熱情在20歲前已消磨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