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中國吉林的「大宅門乾鍋鴨頭」,最初開在高雄,今年5月新開張台北店,以川菜的麻香融合了粵菜的滷香、魯菜的醬香,一個火鍋,可以乾濕兩吃,還都非常美味,在北部遍地開花的麻辣鍋市場中,顯得獨樹一幟。

我戴上手套大啃鴨頭,醬香和花椒香氣首先撲鼻而來,幾乎是一啃,鴨肉就脫骨掉入口中,連鴨頭邊的肉也不費吹灰之力,就這樣越嚼越香,忍不住一拿再拿,不顧形象啃個不停,啃到桌面堆出一座小山,才甘願脫下手套休息。

「乾鍋蝦」又紅又鮮。(598元/小份)

當年為了開店,店主蘇小津特別跑到中國吉林學習做法,吃起來超夠味的鴨頭,其實烹煮十分費工,得先炙燒去毛,浸入從高雄本店帶上台北的老滷汁滷煮,下鍋油炸,再拌入獨家醬汁炒入味,起鍋擺盤放入花椒、乾辣椒,最後倒上老油嗆鍋,至此,滷香、醬香、麻香才通通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