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眷村長大,家裡窮,9歲加入李棠華雜技團。

22歲成立劇團,在台灣民俗村駐園演出,團員25人,每月光薪水就發掉150萬元。好景不常,921地震時,園區只破2塊玻璃,卻被劃成災區。

6年前,我配合政府開辦免費回饋教學,首次接觸到整班特教生,有自閉症、妥瑞氏症、唐寶寶、亞斯伯格症,甚至不知名的罕見疾病。

2年前我離婚,女兒同媽媽住,我憂鬱症加重,常害怕想逃避。我想到先天第6對染色體異常的子沂,她生長學習遲緩,別人3分鐘學會的動作,她要練2年。

我帶她練疊羅漢,那是我和女兒小時候練的動作。她踩我肩上會害怕發抖,但她不斷告訴自己「不要怕!」這句話也鼓舞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