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創下全球超過34億台幣的票房,為寶萊塢影史再添輝煌成績。該片改編自印度摔跤家族的故事,描述父親訓練女兒成為世界級摔跤選手的奮鬥過程,以繽紛色彩打造比賽舞台,勵志熱血。除了過關拚搏的勇氣外,影片也關注印度女性地位、城鄉階級差距等議題。而英文片名《Dangal》與中文片名《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均巧妙地提供觀察與解讀影片的路徑。

英文片名《Dangal》裡的「dangal」,其實是北印度語(印地語)「摔跤比賽」的意思,彰顯全片「人生就是一場摔跤比賽」的宗旨。影片以北印度語發音,故事則從印度西北部哈里亞納邦一處小城、也是傳主父女瑪哈維亞與女兒吉塔、芭碧塔的家鄉說起。

印度重男輕女情況普遍,哈里亞納邦是代表。法律雖禁止胎兒性別檢測與墮胎,但哈里亞納邦每年約有3.7萬女嬰在出生前即因性別檢測遭墮胎,女性和男性比例約877:1000,嚴重失衡。愈是男尊女卑、男多女少,愈逼使女性早結婚以有更長的生育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