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主人這個月瘋狂調教我,每天二百下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外加重訓和有氧運動。我下班後所有休息時間都在訓練,負荷不了求饒,他的指令又加重。有一天真的受不了,我抗命,他大罵我混帳,說貞操鎖可以拿掉,然後就不理我了。

我是犬奴,主人和我沒見過面,我們二年前在BDSM網站建立主奴關係。一開始,他要我給他不露臉的裸照,我做了,隔天,他命令要我把襪子套在屌上套一整天,然後拍露臉裸照給他,我問他會保護我嗎?他說會,我就信了。一切的調教都在網路上,他下指令,公廁全裸、體能訓練…我執行,拍照給他。

那時候我有男朋友,對情感主控權很高,出去看什麼電影、吃什麼都是我決定。我中學確認喜歡同性,很快交男朋友,全然沒掙扎,但我始終記得小時候玩官兵捉強盜,當俘虜被關起來,打從心裡一種酥麻的感覺。再深刻的戀愛也不可能給我那樣酥麻的感覺,身體會抖一下。後來,我們對未來的生活有不同的想像,分手了,我就專心當一隻狗,屬於主人的狗。

主人要我在碗裡尿尿混著豆漿,趴在地上舔光,要我去三溫暖被幹,我乖乖照做,因為我的慾望跟身體都屬於他。我戴貞操鎖,最久忍一個半月,忍到後來會很春,飢渴到想被輪姦,但愈不舒服,我跟主人的隸屬感愈深。那個跟信仰一樣吧,去祭拜、去禱告,就可以跟神越來越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