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踏進作家蔡珠兒的家,一股溫熱甜潤的氣息就鑽進鼻腔,不禁嘆了聲「好香啊」,女主人瞇眼笑說:「就該是這麼香的!」一邊招呼我們趕緊進廚房,要我們先放下採訪,因為,爐上的兩鍋湯正熱著呢。

看蔡珠兒的書,千萬別挑飢腸轆轆的午夜,那饞蟲湧出來的口水可會把你噎死!飲食文學何其多,有的粗獷直白、大刀直入,有的堆疊詞藻、入口甜膩,但讀蔡珠兒的文字,是滿足的平衡,就像一篇篇生動的文化觀察,意境柔美,剖析又痛快,你覺得自己就像被吹笛人蠱惑的老鼠,不自主地隨她去。

在香港定居近20年,當時除了作家身分,她也是每日做羹湯的廚娘,是荷鋤種地的農婦,她撰寫香港之味成冊,從飲食看城市。

煲湯,是她日常的必需。身為台灣人,對於廣式湯品牢不可破的系統,她得從頭開始內建,除了常翻食譜,市場就是最好的學習處。牛大力、土茯苓、五指毛桃、龍脷葉、地老鼠....等中藥行才有的煲湯藥材,香港一般菜市場就有小攤在賣,老闆現切邊教你湯譜。超市賣的各色煲湯材料包她也常買回家練,一週煲上好幾回,功夫練久了,那藥材與食材的四性五味印在腦裡,終至駕輕就熟,如今隨心所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