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很狂,賣房子開車出去跟人搶客戶,競爭對手的車撞上來,把我圍起來,我覺得這沒什麼,就處理啊。1個月委託件數40件,賺6位數。去戰夜店,香檳王如果沒有擺出來,就覺得很落漆。

我大三就修完所有學分,沒辦法,我停不下來。小時候醫生猜我可能過動症,但家裡沒錢確診和治療,老師也沒安排我上特教班,只叫我去練體操、學跆拳。我容易分心,但後來跟別人講話,會一直轉手上的戒指,分散自己的過動。連過動症都可以搞定,這世上還有什麼事是我處理不了的?

但3年前,騎車出車禍,右腳膝蓋的前後十字韌帶、左右副韌帶、腓神經全斷。痛啊,你試著把手指往後掰,掰到快斷了,對,就是那種痛,以前踢跆拳,被擊中腦勺、鼻梁都沒這麼痛。躺在病床上,整個人都廢了,投資的餐廳沒辦法去查帳,合夥人不給你錢,也沒辦法。連洗澡都要爸爸幫忙,那時候的心願就是可以走到大馬路上買1杯珍珠奶茶。

我恨陌生人撞到我,我騎車這麼慢,又沒喝酒,為什麼是我?做復健很痛,也顧不得面子,邊做邊哭。有一次哭得唏哩嘩啦,聽到有人跟你說加油,眼前一片模糊,只看到有一個人放2瓶礦泉水在桌上就離開了,隔天一問,才知道是隔壁陪著老先生來復健的印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