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8日凌晨,我接到朋友來電,說有個地方需要幫忙,原來是江翠國中有一批樹要被移了,身為「衝組」,我馬上趕到現場,爬到樹上待了24小時,最後還和警方衝突,被判刑3個月。

在牢裡,我高中時就離婚的爸媽輪流來探。家裡算是地方望族,我是家族長子,在溺愛中長大,根本賈寶玉。問我怎麼會走到這一步?其實就是出社會後看見不同人不同生活,和我的對比太強烈,反叛魂就爆發了。幸運的是,無論我做什麼事,出櫃、從政、參選、抗爭、入獄,家人都沒干涉過,尤其媽媽,總說只要能吃飽、身體健康就夠了。

王鐘銘和母親張春美的合照。(王鐘銘提供)

3年前的大年初五,她因胃癌入院開刀,手術後的恢復期,我守在床邊,想勸她戒酒戒菸,才發現我做不到。她從未拿「為你好」3個字來壓我,同樣的話,我也說不出口,只能陪她熬。有天,擰毛巾幫她擦臉,我看見上面繡著「濟靈宮爐主張春美、王鐘銘贈」字樣,問她哪時做的?她說是進香時,幾千條,發去淡水各宮廟,默默為我拉票。那次我選市議員,還是落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