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臉孔漸漸像男生,女性的打扮在他身上產生違和感。讀國高中還有制服、裙子標示著他是一個女生,但上大學穿便服,就算留長髮,也會感受到旁人的疑惑眼光:「你是男生?還是女生?」

丘愛芝說:「每天都要性別檢查,要經歷別人問你是男生還是女生,哥哥、弟弟、叔叔、阿姨我都被叫過,所以不太想出門,不太想跟別人眼神交會,這樣就不需要回答問題。」上廁所這件事也讓他緊張,因為:「不知道會冒犯了誰。」他曾經被當成男生,遭打掃阿姨趕出女廁。因為從小就被當成女孩教育,所以他不習慣去男廁,除非必要。

大學畢業後參加同志運動。(丘愛芝提供)

「我現在發明一個策略,去哪都先問人家廁所在哪,特別是問那種警察或執勤人員,他指男廁我就去男廁,指女廁我就去女廁。」他邊聊邊撫過自己的胸膛。「我是不穿胸罩的,胸部沒有發育,所以沒買過,我也不敢去賣胸罩的店,因為我不知道別人會把我看成男還是女,我怕被看成是變態。」那內褲呢?穿男性四角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