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重考那年,因為一次心動觸電,發現自己喜歡女生。「我就想,我可能是同性戀,剛開始也不知道同性戀是什麼,我就去臥底,看看我是不是。」28歲那年,認識了女友,「我們一開始是朋友,好兄弟那樣,後來她向我告白,我覺得也不錯,就交往了,我們那樣的組合很奇怪,因為通常是T跟婆組合,我們看起來都比較像T。

女友分手想跳樓

交往10年,是一段安穩的時光,「感覺自己被接納了,有容身的地方。」然而這段感情卻因為「你長得太像男生了」而結束。這樣的分手理由讓他感到痛苦,再一次引動了關於性別的地雷。

2010年樹德科大的百萬圓夢計畫,丘愛芝以陰陽人的身分獲得贊助,並前往美國訪問其他陰陽人,圖為他(左)與國際陰陽人組織美國主席Hida Viloria(右)的合照。(丘愛芝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