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歲那年我出車禍,腰撞上人行道路墩,脊椎受傷。在醫院醒來時,我看到很多人來探視,就覺得完蛋了,可能活不成。

車禍之前,我的生活很浪蕩,女友沒感覺了就換,覺得讀書無聊就不去上學,去美容院跟人家學洗頭,也愛做不做。可能習慣了什麼事都有家人收拾,收到罰單也都是爸爸在繳,像少爺一樣,完全缺乏責任感。退伍後,我在網咖工作過,嫌薪水少又改做房仲,結果拿到第一筆獎金就去酒店花掉,做了半年發現身上只剩50元,伸手向爸爸討飯錢,被念:「你怎麼把生活過成這樣?」後來乾脆去酒店當少爺。

結果,正想認真開間服飾店時,就出車禍癱瘓了。

剛開始,我很自暴自棄,覺得人生全沒了,也不想復健,物理和職能教室充斥病患的哭喊聲,對我來說像地獄。我每天把自己關在家裡,除了打電腦什麼事都不做,家人也拿我沒辦法,直到有天晚上,阿嬤敲我房門,說煮了綠豆湯,我被吵醒脾氣很差,叫她別吵,結果阿嬤回房間時跌倒了,髖關節斷掉,從此沒辦法走路,那碗綠豆湯也變成阿嬤煮的最後一碗綠豆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