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影的快速跳躍式發展,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但兩位來自中國的導演卻捨棄許多技術層面上的炫耀,專注在人物的經營,甚至透過荒涼、廢棄的周圍環境,營造出與世隔絕的氛圍。

張艾嘉則在數部文藝片未能完整拍出紮實角色後,《相愛相親》好像打掉重練似的,呈現出說服力極高的寫實人物。而楊雅喆在《血觀音》透過強大的美術,讓虛構的官商勾結弊案,凸顯人物的真實感。

耿軍《輕鬆+愉快》

耿軍以樸實、克難、甚至反戲劇化的手法,拍出底層社會一廂情願的無力回天。(金馬獎執委會)

《輕鬆+愉快》的電影劇情不僅實驗性極濃,導演耿軍也樂得在全片大玩前衛手法。例如所有演員在片中的角色,都是用自己的本名登場演出。每場戲出現的人物,都會有一個人在下一場戲出現,好像玩連連看似的,逐漸串起每一個登場的角色。甚至整部片沒有配樂,直到結束後才想起了主題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