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多久沒有激勵人心的事情了?而這屆金馬獎做到了。希望日後我們回想起第54屆的金馬,會想起這一年是國片復甦的開始,國片終於走出被保護的形象,今年以各種較為成熟的類型片,讓觀眾不再愛國片愛得這麼勉強。這次的入圍國片中,「世道」才是主角,讓我們哭笑或驚悚到後來,才發現拍的是自己。這樣的一年,不是像往年靠哪部奇蹟片硬撐,而是真的保留了國片的命脈。

其實已經有很多年了,三金大獎激不起全民沸騰的情緒或一起加油的衝動,直到今年第54屆的金馬獎,人們開始對提名的電影有些印象,甚至因為類型片的多元,兜攏了不同口味觀眾的收看,有人熱血、有人感動、有人對結果意難平,但這都代表這個獎的熱度回來了,人們開始對它有點興趣或有一點信心,至少讓我們想起來,曾經金馬獎是跟瓊斯盃一樣,是人們一年之中類似「圍爐」或形同「集體記憶」的大事。

黃信堯(右三)執導的《大佛普拉斯》獲得五項金馬獎,該片男主角陳竹昇(後排左二)則以《阿莉芙》獲得最佳男配角獎。

 

今年國片終於離開了「加護病房」

台灣有多久沒有這樣能激勵人心的事情了?而這屆金馬獎近乎是做到了。這歸功於這兩、三年電影人對類型片硬著頭皮不放棄的努力,儘管過程中《失控謊言》碰上了票房的硬考驗,或是去年《一路順風》差了臨門一腳的勇敢嘗試,但慢慢地衝出了國片等於藝術片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