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如此,金牛座的邱顯智依然固執:「我清楚自己適合當什麼樣的律師,有人說我做義務案太辛苦,我很錯愕,雖說商務律師很好賺,但我就是做不下去,要看個性啦,哭哭。」我發覺他習慣把「哭哭」「眼淚噴出來」掛嘴邊。

他相當感性,沒有一般律師的嚴肅冰冷。關廠工人案勝訴當天,在法院外看見工運人士毛振飛老淚縱橫,他跟著哭。鄭性澤案重獲再審,他淚逼眼眶。8月底,越南籍外勞阮國非,因受不了工廠剝削而逃逸,最後被舉報在新竹縣偷車,與警方爆發衝突,身中9槍死亡。9月,阮國同來台料理兒子後事,阮家人抱著阮國非骨灰回國時,邱顯智和阮國同在出境大廳嚎啕相擁。我真沒看過這麼濫情的律師。

2014年3月7日,關廠工人案宣判勝訴,邱顯智(右)在法院外看見工運人士毛振飛(左),一時情緒激動,忍不住掉下淚來。(翻攝邱顯智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