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跟隨邱顯智回到他的原生地,嘉義縣竹崎鄉金獅村,他們家所在的村落有多偏鄉?從竹崎市區一路開山路,還要15分鐘車程才抵達,路上沒有半間超商,只聞蛙鳴和犬吠。

金獅村從清末民初開始,以桂竹製造粗紙聞名,至1970年代,大量人口外移到都市找工作,手工業逐漸沒落,當地人轉而務農,栽種龍眼、荔枝、橘子。邱顯智家的後山有一整片果園,幾乎都是龍眼樹,童年時,他總是跟著阿公阿嬤去果園,幫忙攪拌農藥,難免無聊,只好看著天空的山嵐飄來飄去,他說:「所以只能看書啊,又不能拿農藥來喝,哈哈哈哈。」

他非常喜歡這樣「畫唬爛」,看似不正經,其實是一種自娛娛人的本領,也能讓當事人卸下心防,拉近距離。接著他又正經地說:「所以我很相信書本的力量。」一個農家子弟,就是透過書本的力量,階級流動,翻身成為民喉舌的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