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絲麥多曼實在是個可怕的演員,她在《意外》飾演1個憤怒的母親,因女兒外出被姦殺,凶手遲遲未能就逮,於是租下路邊3個廣告看板,向警局局長喊話。這麼甘冒不諱地向公權力挑釁,而不肯扮演世俗要求的柔弱形象,那副咄咄逼人、堅持到底、宛如母獸一般的倔強模樣(尤其當她往兒子同學胯下踢去的那一腳),散發出強大的感染力,足堪演技範本。

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除此之外,這個劇本也寫得極漂亮。光是一個母親的憤怒並不足夠。她指名的對象,伍迪哈里遜飾演的警長,是眾人口中的好好先生,他也並非沒有作為,但案情就是如此膠著。而和他一塊入圍奧斯卡且呼聲更高的山姆洛克威爾,則是滿口髒話、充滿歧視的副手。2個人就像彈簧的兩端,光在警局這一側就保持了滿滿的張力,何況還要和女主角過招。

有趣的是,受害者有時不自覺地就成為加害者;調查命案的人也要面對死亡的逼近;自以為是的法西斯也有成為弱勢的一天;甚至原該兵戎相見的,也可能握手言和。

角色的處境,隨著一樁看似簡單的廣告板事件,接連產生了各種意想不到的變遷。他們自發或被迫地將心比心,連帶也牽動觀眾的認同作用宛如坐雲霄飛車,不時急速轉彎。全片就用毫無冷場和滴水不漏,去挑戰所謂的政治正確,然後在結尾給你一個道德與正義的大哉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