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星光環,讓顏正國從小嘗盡甜頭,也因這份光環太過早熟,在同儕之間格格不入。青春期的他,開始自我放逐,凡事先問拳頭,從少年觀護所、感化院,再到監獄,都有他的身影。

直到父親驟逝,沒能見上最後一面,他才幡然悔悟。在獄中,他積極苦練書法,彷彿要彌補年少輟學的歲月。母親曾說,3位「好小子」裡面,只有他的簽名最醜,沒想到他卻成了書法家,還當上導演。

他的青春就像是人質,被義無反顧割讓出去,如今,他同樣必須義無反顧地,把誤入歧途的自己,給贖回來。

原本以為,像顏正國這樣走跳江湖的人,習慣用三字經當發語詞,沒想到一開口,卻像個文謅謅的書生:「不在(導演)其位不謀其職,在其位的時候,怕稍有不慎,如坐針氈啊。」2012年3月,顏正國出獄,至今快滿6年。起初,他靠寫書法和公益演講維生,陸續接拍5部戲,執導3部微電影,《角頭2:王者再起》是他首度執導的劇情長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