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長期住院治療的孩子來說,醫院是歡笑的荒漠,治療室裡的尖叫與哭泣、更換人工血管的恐懼嚎哭,這些,都是醫院裡的病童日常。但小丑醫生來了,笑聲也慢慢出現了。

2015年,劇場人馬照琪引進專業小丑醫生培訓系統,掛著紅鼻子的小丑醫生踏進白色巨塔裡,用繽紛色彩、即興演出,陪著病童醫病也醫心。卸了妝的馬照琪,也曾有無法跨越的難關。小丑像是黑暗中的陽光,有時可能刺眼,但更多的是溫暖地弭平了傷,醫治了他人,也治癒了自己。

春暖花開的三月天,我們造訪高雄榮總兒童病房。這天,是小丑醫生固定「巡房」的日子。護理長劉苑生帶來長長的表格,上頭註記每床病童狀況,逐一與小丑醫生交班。這床孩子剛動過什麼手術、那床孩子今天心情好嗎?戴著紅鼻子的小丑醫生都要清清楚楚,記住名字與病症、排出巡房順序,好比容易被感染的孩子,就要排上第一位。

 

散播歡樂 忘卻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