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初的兒童節,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創辦人馬照琪與成員謝卉君正忙碌著,她們遠赴維也納參加世界小丑醫生大會,來自超過50個國家的小丑醫生齊聚一堂,3天的研討會排滿課程與演講,包括非營利組織的管理與經營、小丑醫生對慢性病兒童的身心理影響研究等等。即使馬不停蹄,馬照琪還是天天寫下日記,即時在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官方臉書上分享。

馬照琪詳細記錄緊鑼密鼓的行程,聽了什麼課、遇見什麼人……字裡行間看得出吸收新知與遇見夥伴的興奮,「社會學家、心理學家、醫生、治療師、人道救援者、病人、聲樂家、演員、大學教授、研究者、難民之家主持者、醫療小丑組織總監……都因為世界小丑醫生大會聚集在一起。」最後一天的札記更寫下:「就是吃了大力丸的感覺!同時,知道自己不再是孤單的感覺真好。」

這是馬照琪第4年的小丑醫生生涯,回想最初的那顆種子,可能早已在馬照琪心中種下。

2001年,馬照琪從法國賈克樂寇國際戲劇學校畢業,那時她和班上同學組成劇團,編創了一部劇,關於世界和平與種族融合的故事。她們得到外交部贊助,展開2個多月的非洲巡演,足跡遍布坦尚尼亞、馬拉威、衣索比亞、蒲隆地等十多個非洲國家,「我們去學校演出、去孤兒院演出,也在街頭或廣場演出,都是表演給小朋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