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混血的藝術家野口勇把住家、工作室和美術館放在一起,保存了生活的樣貌,去了就被感動。」建築設計師李靜敏想起在日本鄉間的悸動,我坐在他打造的「襲園美術館」,菜飯香隱隱勾起家的溫暖。

《愛貓的女人》雕塑閒坐林下,心情浮現笑容之中。

第一眼看到「襲園美術館」,如山似的清水模建築,寧靜佇立桃園社區街角,豐富的表情讓我端視良久。灰色牆體排列如山壁,谷底有清涓水流,門外站著百年九芎樹,冬季赤裸著枝椏,撩弄雕塑家張也的《愛貓的女人》。

襲園美術館躲在社區的一隅,建築有如街角的藝術品。

這建築像是一件雕塑,設計師主人李靜敏為作品取了個英文:A Heritage。他喜歡造訪日本小型美術館,有的在鄉間,有的在山上,「野口勇把住家、工作室和美術館放在一起,保存了生活的樣貌,去了就被感動。」他始終沒忘記那一刻的情感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