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看,不起眼的文山社只是一間賣毛筆的老文具行,但百歲國寶級書法家黃羣英卻特地為它揮毫撰寫招牌,日本、香港書法家也時常在此穿梭。

老闆陳耀文生長於毛筆世家,自幼就被父親陳水龍要求養天竺鼠取毛,外加練習刻字、綁毛。但學校書法課減少,大陸機械筆搶市,他不得不轉型朝客製化前進。他做十二生肖筆,也剪田鼠鬚製筆,因總是突發奇想,成為筆界怪傑。

當所有人都希望孩子功成名就,他卻告訴即將接班的兒子陳冠豪,「沒有不良嗜好就不用賺那麼多錢」,他不擔心製作毛筆沒前途,深信與眾不同,千里馬就會遇上伯樂。

就著一盞小檯燈,陳耀文手握刻刀在毛筆筆桿上來回雕鑿,筆桿慢慢浮現毛筆主人的名字,他抬頭說:「這筆,就是你專屬的了。」主人接過毛筆仔細端詳,喜形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