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感與性是人類基本需求,牽涉了自我認同、心理健康及人格發展。但多數障礙者的感情及性生活並不順利,家人關心的是就學、就業、照護等直接議題,「不做愛又不會死」,但少了愛與性,生命豈不乾枯?連自慰都辦不到的重障者,該何去何從?

我們採訪了3位不同年齡、性別和性傾向的障礙者,聽他們分享性的美好或挫敗,那是對親密關係的追求與渴望;不論身體是何樣貌,被愛、被接納與被了解的期待,並無分別。

劉于濟 33歲 租屋管理公司行政 台北市

劉于濟是肌肉萎縮症患者,卻是重度身障圈中的「人生勝利組」。他口才流利,參與社運成為重障者代言人,與妻子李誼芳的戀情被拍成紀錄片,2年半前生下健康的兒子,殘而不廢的勵志故事屢獲報導肯定。

然而孩子的出生,使劉于濟經營十年的愛情神話一夕變色。首先,為了兒子,劉于濟夫妻改變了晚睡晚起的夜班作息,從此不再能避開同住的劉家父母、弟弟,彼此干擾不斷;原本就不甚投緣的婆媳倆,也因為育兒壓力、家務負擔與教養歧見,摩擦更深。劉于濟苦笑:「家人爭吵難免,本來都是我在喬,喬久了我的能量也耗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