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方面慶幸李明澐已經回家,不用目睹自己造成的焦土,一方面試圖為死胡同轉移話題,問2人如何相識,要從極苦階段拉回甜蜜時光。2人一搭一唱,原來是彼此初戀,在澐媽打工的影印店相識,接著通信,大三的澐爸唱自己寫的兒歌給大二的澐媽聽。「他28歲,我27歲結婚。」我問,結婚當下對未來有什麼想法嗎?想要幾個孩子?澐媽說:「其實只想要一個,可是他就是放不下,覺得要有一個兒子。」傳宗接代的壓力,澐爸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那次是我跟我爸一起搬冷氣機,搬完隔天我爸說他腰痛死了,我就跟我老婆說,我們生個兒子可以幫忙搬東西。」

都是在計畫內要生的,但兒子出世,非但幫不上忙,還造成許多麻煩。

姊姊淚崩 成隱形人

姊姊李宛玲則瞬間「從天堂掉到地獄」。澐媽說:「我們出去玩,姊姊常說:『我是隱形人嗎?都沒有人看到我!』於是行為退化,大便不擦屁股,非要你幫她擦。你就覺得這麼大了、這麼聰明(為什麼)都學不會!妳為什麼要這樣?所以對她又打又罵。她如果要追溯家暴,算是家暴。」但她說,為李明澐做的這一切,難道不都是為了以後不要造成姊姊的負擔嗎?

李宛玲稱自己已經理解父母親的不得不,也覺得李明澐是個好可愛的弟弟。但往事重提,還是瞬間淚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