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打開門,倉庫裡住著幾百隻眼鏡蛇,好嚇人。」十鼓擊樂團的副團長楊有文形容怵目驚心的廢糖廠景象,我的雞皮疙瘩冒了出來,怯生生走進老廠房,眼前令人窒息的冒險場景,又是一陣頭皮發麻。

鍋爐貓道有種詭譎的氛圍。

廢棄的糖廠、蔗渣輸送帶、鍋爐貓道,斑駁的工業軀殼在十鼓擊樂團手上有了極限靈魂,一幢幢老廠房設下天羅地網的極限運動。「我們想要保留工業遺產,極限運動是一種手段。」楊有文話說得鏗鏘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