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煒盛原是旅美爵士樂手,在紐約發行專輯,他說自己在曼哈頓沒有多有名,也沒有多慘,大家知道他是誰,還能找到工作,日子過得安然自得。2012年他返台度假,在草嶺古道撿到1隻傷重的流浪老狗,為了陪老狗,他搬回台灣。

養了第1隻狗,就有第2隻,一度,他家養了8隻流浪狗。有新生命加入,也有老朋友離開,2隻老狗罹癌,他燒掉近2台國產新車的價錢替老狗續命,獸醫院幫狗安樂死1劑3,000元,只要1針,受苦的生命無病無煞,一切就好了。但愛狗的人心中的天秤往哪裡傾斜,他非常篤定。

他不做無謂的醫療,只求老狗能舒服走完生命最後一哩路,生死之事,動物都是我們的老師,若他從老狗身上學到什麼,那就是尊重自然,順其自然。

45歲的林煒盛,每一次遛狗得花15分鐘,人與狗沿著自家附近巷弄或鄰近的山丘散步,1天遛4次,這沒什麼,有些勤勞的愛狗人士也會這樣做,但林煒盛養6隻流浪狗,多為10公斤以上的中大型犬,女友陽惠貞偶爾會幫忙遛,兩人四手無法同時帶6隻狗出門,得分4次遛,15分鐘乘以4再乘以4,林煒盛平均一天要花4小時在遛狗這件事 上。

 

花百萬元 幫二隻狗續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