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特別到訪,我絕對不會注意的「黝脈咖啡」。保留110年前的樣貌,夾在兩棟新房子中間,樓高兩層半。安安靜靜,只有真正腳步慢的人,才有機會注意到日治時期的拱形門廊和英式砌磚法的紅磚。

店內的拱門是中藥行後,由西餐廳所建成,蔡曜陽也將之完整保留。

這間房子現在的主人,是76年次的蔡曜陽。他兩年前找到這間最早名為「炎山」的老藥房。「當時聽說房子要拆,我來看看,結果就租下來了。」他承擔起老房子的命運,把這間曾流轉於藥房、西餐廳的房子重新改造。

蔡曜陽是咖啡器具蒐藏家,這樣寫可能很難形容他的瘋狂。租下店面後,他把私藏在倉庫數以百計的骨董咖啡器具搬入店內,以「咖啡博物館」為概念,展示他的蒐藏。入店,可以看各種款式年份的排虹吸壺、義式機、手沖壺,蔡曜陽笑說:「開了店以後,爸媽才知道我玩這麼多咖啡器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