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暗的街巷,家家戶戶門窗緊閉,時不時傳出鐵門嘩啦聲響,到處瀰漫著詭異的氛圍,忽然間,大排的水面閃現火把倒影,越來越近的號角聲劃破寂靜,不久,金紙滿天飛舞,撐著傘的鍾馗,在眾官降首的簇擁下,緩緩步出,隨即鑼鼓震天,鞭炮大作……

我還記得當時聽到「送肉粽」時所產生的恐懼,就像是小時候看殭屍電影,只要看到湘西趕屍的片段,那種陰森恐怖的氣氛,總是不斷糾纏著每一晚每一夜,讓我不得好眠。感覺這一切就像是有某條宿命的線牽連著我,把小時候那個輾轉難眠的不安回憶帶到現實,然後逼著我就範。

所謂的「送肉粽」,就是要把上吊亡者的煞氣送走,且因為必須要在夜間舉行,所以更顯陰森恐怖,而為了重現「送肉粽」,劇組煞費苦心,幾乎要把彰化沿海一帶的街巷翻遍了,畢竟要在彰化當地重現「送肉粽」場面可是一件大事。還記得拍攝前,其實我們已經有規劃好幾條可執行的「送肉粽」路線,我們逐一拜訪每個店家,跟他們說明來意,就是希望將不必要的困擾減到最低,本以為一切順利了,沒想到就在開拍約1週後傳來噩耗。

那天晚上正在一個戶外體感溫度只有4度的河岸邊拍攝,場務組吆喝壯漢齊拉著大塊黑布幫演員擋風,另一邊則是製片組用對講機喊著演員休息室的帳篷被吹走了,需要人手支援,一連串的兵荒馬亂之際,只見製片眉頭深鎖,苦著一張臉在我身旁來回踱步,我始終覺得事有蹊蹺卻也因為趕著進度,就一路拖到快收工時,才上前詢問製片。

夏于喬在《粽邪》有大量壓抑祕密與恐懼的內心戲。(華影提供)

沒記錯的話,當時製片語帶保留的說:「導演,等一下收工可否去看幾條街道?」我心想,是還有甚麼街道沒定嗎,為何非得要選在收工的夜晚,體感溫度這時應該只剩2度左右去看街道呢,果不其然,在我追問之下,製片這才坦承之前設定的「送肉粽」路線被當地的鄉長反對,我們被迫要擇他地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