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優雅卻滿載傷痛的電影,夏綠蒂蘭普琳給出了今年看到的最棒表演。

《漢娜的失序人生》敘述一名近老年的女子,送了丈夫入監,生活只有固定週期的幫傭和表演課,兒子不願見她,也不讓她靠近孫子,家裡總是響起不明無聲電話,鄰居充滿恨意,連家裡小狗也想念著男主人。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漢娜的失序人生》電影海報。

中文片名取「失序人生」,但電影恰恰呈現生活本身框架著衝撞不了的窒迫的秩序。在這部「一個人」的電影中,一個人過日子、待在家、走在街上,看不見的規則將主人翁逼到死角,她有任何苦都無人可訴說,懷抱怎樣心情都無法被看見。

本片情節極低度,觀眾無法知曉主人翁真正的遭遇,某意義上,主人翁引領觀眾一同面對的是團迷霧,對著虛無來回刻畫著深刻的悲哀,儘管直到最後我們仍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竟有完整的情緒。觀影時掛念著要拼湊事件全景,散場後卻陷入移情而來的憂鬱,是非常震撼的體驗。

編劇兼導演安德烈帕勞洛前作《荒原家族》也瀰漫著人際解離的荒漠感,之於其實更戲劇化的《漢娜的失序人生》,以作者說法是為了不要稀釋了對主角的關注,才懸置了故事的中心事件;然而,這種罕見的手法太刻意、讓電影變得太冷與疏離,對少接觸藝術片的觀眾會較有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