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世界第一個性治療師的創業之路並不容易。童嵩珍第一次創業失敗後,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忽然想起曾聽過台北廣川院長柯基生一場關於性的演講,離婚後的她,竟就帶著行李,一個人開車到了台北,要跟柯基生院長談合作。

童嵩珍說,她並不覺得自己在做一個見不得人的事,她很堅定她想做性治療,但因為前面沒人做過,所以她也不知道要何去何從,「學校教你的是頸部以上的事,告訴你怎麼思考『性』這件事情;聊一聊就是性治療,性學教室也是在聊,以為只要把大腦開通了,身體就好了。但是怎麼操作是沒有教的。」

童嵩珍曾在廣川醫院開性福門診,並開始寫大量有關性愛疑難雜症的文章,慢慢打響知名度。(童嵩珍提供)

她只能邊做邊摸索,走一步算一步。「後來還離婚了,因為我花太多時間在創業,沒有照顧好家庭,婆家有些怨言,我自己也有點心虛。但我前夫很好,他雖然沒有多支持我,但也沒有反對,離婚後小孩還都他帶,如果不是他,我也沒辦法走到今天。」

離婚後,童嵩珍帶著簡單的行李,一個人開車到台北,想找廣川醫院柯基生院長談合作,他也是知名的性學研究者。

「我跟他說我白天幫你當護理師,晚上讓我開門診。」後來開了一個性福門診,那時薪水就一個月一萬五,但柯院長給我一間辦公室,讓我可以寫文章、寫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