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照護,是邁入高齡化社會後的台灣無法逃避的難題。

「我想和你一起慢慢變老」本是一件最浪漫的事,但變老之後,可能要面對的就是另一半失智、失能,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對84歲的吳連珠和72歲的潘齊斌來說,所謂的老年,就是照顧另一半而已。

而除了伴侶,還有父母。孝順好像變成一件奢侈的事,為了貼身照顧,只能放下工作、夢想等身外之物。明年就符合老老照護年齡範圍的蕭俊輝甚至說:「從照顧爸媽開始,我沒有生過病。」怎麼做到的?他說:「意志力。」

這樣的台灣,要我們如何安心變老?

走進翁興雄(化名)位於嘉義縣義竹鄉的家之前,我們一再被提醒,要小心他可能會攻擊人。社工師王婷的形容是:「他的眼神會變。有時我們去拜訪,過程都沒事,但就在離開前,他的眼神無預警就變了。你會感覺他要發作了。」講得很像狼人在月圓之夜要變身,但她形容的這個人,其實已經86歲了。

 

結婚一甲子 顧到剩怨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