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痛苦的當下,時間不會前進,就停在那裡,它很像一個時空的黑洞。」1個多月前,廣告人王俊雄出版新書《痛苦編年》,將時光的碎片化為字句。

碎片都刺在心裡,說出來都是血淚。父親是黑道大哥,事業失敗後開始吸毒、賭博、家暴,媽媽崩潰自殺多次,王俊雄因此在不安的情境下成長。他說,去年因無法入睡住進精神病房,一段時間無法工作,廣告的優渥收入瞬間歸零,又進入另一個痛苦階段。

這一次採訪,他重新回到10年前計畫自殺的恆春海邊,重組關於一個家破碎的記憶。

王俊雄想死。10年前飄著細雨的深夜,他獨自開車,繞了大半個恆春半島,來到懸崖邊,看海,想著自己如何假裝成意外墜海身亡,然後獲得一筆保險金留給兒子。

新難關 勾起舊日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