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們的第三個個案-林爸。72歲的他,是真正的成功脫遊者,藉由觀照園介紹輔導,在醫院謀得清潔工一職,租一小屋,發明了附吸管的紙杯申請專利,正在尋求翻身。曾經,他是成功創業家,經營電線廠,買下2千多萬元的廠房,和太太2人育有2子1女,理應是人生勝利組,怎知會有風雲變色的一天。他講自己的人生故事,有9成篇幅都在痛罵另一半,娶婊為妻,外遇又謀財,還離間父子感情,並留下3百萬元債務。

2003年,他因病無法再工作,跟朋友借錢借到碰壁,還是走到街友這一步。他不睡公園,睡麥當勞,「我就叫一杯咖啡,那個是最低的消費。麥當勞晚上沒人啊,就在沙發上睡一下。」白天就去圖書館看書。會心酸嗎?我好像問了白痴問題,他說:「怎麼會不心酸,我茍且偷生,沒辦法接受。我心打結了,這裡也走不通,那裡也碰牆壁,小孩子不諒解,這是人生最悲慘的時候,所以我回南部到我大姊那邊住二個禮拜…」他說是道別,因為同樣進入那個屬於街友「沒有希望」的公約數裡,走不出來,準備返北就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