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段時期,張惠菁的媽媽擔心她不結婚,常問說:「你怎麼還不交男朋友?」「怎麼還沒結婚?」問久了,壓力就來了。張惠菁說:「因為我從小到大達到她太多的標準,以至於說我實際上並非是她以為的那個人,可是因為標準都達到,她還繼續在往前面set我的標準。」

有一天被逼婚逼得受不了,她跟母親攤牌:「我不知道我會不會結婚,但現在異性戀一夫一妻制已經不是主流。」母親一臉崩潰。「她當然又唸了一大堆,後來蔡英文當選總統,是不是救了很多人?她就說好吧,你上次那樣講好像也對,蔡英文也是沒有結婚,我就心想OK。」

「她後來也有講說,她是怕我老了孤單啦,但我也並非是不談戀愛或不結婚,但人有各種狀況,當她拿這個當標準說『你怎麼那麼遜啊,到現在都沒有男朋友』,就變成是一個潛在的社會價值判斷,並非是你不做那件事情,所以有點辛苦。我知道媽媽是善意,但很奇怪,明明就講說你很擔心我一個人就好,為什麼非得講成那樣?」她露出一臉無奈的苦笑。

小時候都不看瓊瑤嗎?現在也不看韓劇?她說,她有段時間覺得少女漫畫跟流行情歌是害死所有人的東西,「小時候也有看《尼羅河女兒》、《千面女郎》啊,但瓊瑤從來沒看,我小時候有點像男生,我喜歡看《水滸傳》、《三國演義》,還有我會看武俠小說,很早就開始看金庸,張愛玲是我很晚,開始寫作以後才讀。」所以你談戀愛不是風花雪月、鴛鴦蝴蝶派?「但問題是金庸裡面也是有愛情故事,可惡,所以毒害所有人,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