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博元跨入這行,並非受暢銷書《斷捨離》影響,而是就讀中原大學企管系三年級時,一堂人生管理與創業課開啟創業念頭,「人生不是只有一種選擇,畢業不一定只能就業。」

他和同學花光10萬元存款做3D列印,後轉型舊物再造,在不少創業比賽得名,獎金加上政府補助,加總共200多萬元,還獲台大創意創業中心的免費辦公室,創意商品包括以舊酒瓶製作電燈、用黑膠唱片做時鐘,卻都無法成功商業化,「在網路上根本賣不出去。」

整聊的過程是一段與自我的對話,更清楚明白自己想要什麼。

合夥同學畢業後紛紛選擇就業,鄭博元自認創業已得到幸運之神眷顧,沒有理由放棄,「不可行的商業模式都能拿獎金,我們的核心能力可能是打嘴炮,大家給的資源這麼好,如果再失敗,是自己的問題。」他從舊物再造延伸思考「為何一個家庭會堆積舊物」,方向漸漸聚焦到居家收納整理,沒想到第一個客人,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