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要到說起父親,林青峰才難得展現對人類的濃厚情感。夫妻離異,一手養大4個孩子的單親爸爸,不只是沒有時間管小孩,其實也信任孩子,有自己的志趣。

所以兒子小時候養蛇,也沒關係。林青峰的形容是:「我爸爸很怕蛇,非常怕蛇,超級怕蛇的!」但還是縱容兒子做想做的事,「不要讓牠跑出來就好。」林青峰還記得,幼時的他經常吵著一個到西藥房談生意的業務叔叔幫買蛇類圖鑑,吵了幾次,那人真從高雄帶回來一本。他後來才知道,爸爸背後把那定價600元的書錢付了,「當時一個便當才25元。」偷養的蛇跑走了,也是父親包了6,000元紅包,贖回來。

喪親難平復 意志消沉

所以,來不及讓爸爸看見自己獲得專業認同,是他最大的遺憾。那時,他還在四處晃蕩,往山裡跑,逃避山下的家庭生活,逃避親友的關切。他說:「爸爸過世那年,我幾乎都不做事,整個人變得很消極,因為很難過嘛。也沒有去山上,也不想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