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若身處在安全的環境,容易失去挑戰新世界的能力。

看温貞菱矯捷爬上並趴在老屋陽台的欄杆上拍照,

也沒如履薄冰,看似危險而她是寧定的。

對自己不斷提問再提問的她,同樣是一個往心靈的黑洞去冒險的人。

在鏡文學驚悚劇場的短片《打掃》裡,

温貞菱演出沒有恐怖情節卻照樣恐怖的角色。

她再現的驚悚,她在其間泅泳掙扎,輸了,但過程很美麗。

而什麼是輸,什麼是贏呢?她形容自己是這樣的人,

是明知必輸的狀況下,也要輸得開心、輸得最少的一個人。

一個有著戰略的美麗失敗者,就算失敗都是美麗的。

攝短片《打掃》時,身上爬來爬去的蟑螂,温貞菱並不怕。關於驚悚,她的恐懼比較是人性的、心靈面的,甚至是被隱匿的,若要具象,或許只能想像幼蟲大口大口吞食,被樹葉滋養成肥大翠綠的毛毛蟲,屬意識裡的膨脹。她說:「我會怕小丑,可是不是你拿出小丑,我就會怕,是因為我曾經做過關於小丑的惡夢。」